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06章 老将军的梦

威尼斯网上平台

        其实,我认为程慕晴找我当假男朋友有点不靠谱,毕竟我的身份和收入别说进他们家门,就连小区门口那根阻拦行人和汽车的杆子就不会因为我而立起来。

        而且奇怪的是,她家里人对我这个身份竟然都深信不疑,话说,他们难道就不会怀疑我是“租”来的么?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是她家里却信了。

        以程慕晴的心性怎么可能会看上我这种人?

        正当我准备随便找两句冠冕堂皇的话来应对的时候,程慕晴忽然开口说:“我的事,什么时候需要您来操心了?从小到大,哪件事不是我自己做的?我以前需要人操心的时候,你都干什么去了?”

        “我”

        程慕晴的母亲一下子就被说堵住了,她父亲急忙出来打圆场,说得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我以往对程慕晴的印象是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做事的时候丝毫不拖泥带水,想到便去做,却没有想到她也有着强势的一面。

        我突然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错了。

        按照程慕晴的父亲所说,她从小就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女孩子,很少有让父母操心的时候,因此她父母也很自然地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再加上她高中之前都在寄养在姥姥家里,因此与父母或多或少有些隔阂。

        同时,她眼下已经完全脱离了父母的牵涉,无论是生活,还是经济,她都十分独立,今天晚上与其说是带着我这个假男朋友回来见家长,不如说是她带着我来这里,对着她的家人宣告她已经找到了男朋友,以后这些长辈们就不需要再为她的生活操心了。

        而被呛了一句之后,她母亲再没有把话题扯到我身上,只是自顾自地吃着,偶尔搭上一两句,让人不清楚她的内心在想什么。

        一顿饭下来,时针也到晚上八点多。

        长辈还未起身,小辈当然没办法挪椅子,程慕晴的父亲忙劝程老爷子别喝酒,该回房睡觉。

        然而,程老爷子一句话引来了我的兴趣。

        他轻轻地推了自己儿子一把,叹道:“哎呀,睡不着,睡不着啊。这只要一入眠就做梦,梦里总是见到当年的几个老伙计。他们一个个都不说话,就围着我看,原本睡得好好的,半夜都要被摆弄醒,这一醒过来,就不好再入睡了。”

        老爷子这话,他儿子和女儿都不信,就连老太太也没理会他,说他是酒喝多,又说胡话了。

        我听了,不由得对着身边的程慕晴小声问:“哎,老爷子和老太太分房睡吗?”

        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问这话,但程慕晴还是微微点头:“奶奶睡眠质量不高,细微的声响都会让她醒过来,爷爷睡觉是会打呼噜的。”

        我点点头,仔细想了想,对着程慕晴说:“你带我去老爷子房间看看,兴许我应该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原本程慕晴和旁边的人一样,都认为那只是老爷子睡眠问题,毕竟谁都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而让我这么一说,她的表情明显变了,当即霍然起身,说了一句“你跟我来”,随后边带着我直接上了二楼。

        老爷子的房间看上去很简单,一张老式的木头床,一个占了半个墙壁的书柜,一方木头桌子、一张官帽椅,还有一个很简单的布艺沙发。

        我的视线直接从沙发和床上避开,而是站在桌子桌面上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东西,我因而转头对着同样下了桌、被程慕晴父亲搀扶上来的老爷子问:“老爷子,你这桌子里的东西我可以看一下吗?没准能够找到你晚上老做同一个梦的原因。”

        如果说这句话的是别人,估计已经被人家直接扫地出门了,不过我怎么说都是他们的客人,而且旁边的程慕晴脸色平静地站着,对着老爷子点点头。

        得到老爷子的允许,我逐个将抽屉打开,最终底下一个抽屉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子。

        这个铁盒子外面用透明塑料袋隔离,看上去有些脏。

        我拿着铁盒子问道:“老爷子,这铁盒是您刚刚收到的吧?”

        他点点头:“对,年前我一个老战友从西南那边寄给我的。”

        “能跟我讲讲它的来历吗?”

        “如果你不嫌老头子我唠叨。”他爽朗一笑,之后在子女的搀扶下,坐在了沙发上。

        程慕晴爷爷参加过华夏近代两次比较大的战役,一次是抗美援朝,一次对越反击战。他15岁的时候,偷偷瞒着家人,坐上了前往东北前线的火车,在刀山火海和鲜血炮弹的袭击中活了下来修养二十多年之后,根据当时领导安排,亲率一个团,从东线插入敌人腹地,执行的都是最为危险的任务,战争落幕的时候,他身边就只剩下不到几十人。有太多,太多的兄弟将尸骨留在了那边的荒山里。

        说话间,他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了铁盒,铁盒里存放这几张照片,第一张是他们整团的人,从照片上看过去,那是满满一个操场的人,至少有一千七八百号人随着照片一张一张地翻,人数也是一张一张地少,到倒数第二张是程慕晴爷爷跪在荒山上,对着成排、成排孤坟的哀嚎的画面。

        而最后一张,上面只有四十来人,一个团满编的的团,到最后竟然被打成了几十号人,可见当时的战况多么惨烈。

        当然,历史问题我也懒得去过问,而是将低头看着盒子里另外一样东西。它看上去像是一块玉,但颜色浑浊不清,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只是再普通不过的石头。

        见我一定盯着石头,程慕晴爷爷解释说,这块玉是他一个战友的,当时他们接到命令,拼死守卫一个山头,等待援军到来。结果援军比预料晚了两个多小时,他那原本只剩半个团的战斗力最终被削成了一个连。期间,那位跟他一起从朝鲜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兄弟,亲自带着一个排,绕道骚扰敌人的左侧、炸毁敌人的弹药库,为他们守卫山头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只是那一个排的人再没有人活下来。

        接着,老人又说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

        很多人都以为华夏人对南越的战争只有那么短短几个月,其实不是。

        在之后的十年里,华夏人一直在边境对南越人实施军事压制,逢年过节就对人家放上几炮,使得南越人心惶惶、全民皆兵、经济停滞,因此再无心争霸四方,实现他们狗屁不是的“大南越梦”。

        但同时,也正是那十年,华夏人再无法进入南越,那些遗留在荒山之中的孤骨再无法寻回。

        听到这里,我大致知道事情的来源了,随后将玉石放在桌面上,对着身边诸人说:“等一下,你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比较不符合逻辑和科学的画面,不过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请大家暂时保持安静,一切等看完之后再说。”

        其实,在拿到玉石的时候,站在我肩膀上的小狐狸就提醒我了。

        很多外国人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喜欢玉石,其实玉石自有华夏文明的时候,便已经进入人们的生活。

        师父的半仙手札里提及,玉石能够聚灵,这也是为何古代贵族、王侯的墓葬里一定有玉石傍身,并且很多王侯、黄帝的棺椁外层都贴了玉石。

        我虽然不是很清楚这里面藏了什么,不过究其根源,应该是死去的战友托梦之类的画面。

        现在回想起来,我忽然觉得师父做事都好准。

        如果是我在没有开始练习画符箓之前来到程慕晴的家里,对待眼前这件事我根本就无从下手。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4548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