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02章 臭不要脸

威尼斯网上平台

        小狐狸先是绕着我跑了一圈,在明确我身体没有大碍之后,这才比划着告诉我,那木门中央的牌子后面贴着一张符咒。

        待我回过神来,转身找了一根比较长的塑料尺子,用它挑开木牌,发现门上真的贴了一张符咒,而且符纸竟然还是蓝色的!

        上面的符咒乃是引雷咒,这个符箓书里也提及过,不过,属于困难级别,而且在这个级别里还十分靠后。

        这个等级的符箓我现在根本就无法接触,更别说是蓝色的符纸了。

        虽然不知道工厂老板为什么将一张威力这么大的符咒贴在门板上,但红衣小女孩肯定不会无端让我过来走一遭的,这房间里面应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张符咒的作用范围只是门板而已,只要把它与门板分离就行。

        我用塑料尺挑开符咒,在挑开的时候,符纸上明显闪现了一丝雷光,不过很快又没入符咒之中。

        在符咒落地之前,我伸手将其接住,然后放入自己的贴身口袋里。

        话说,这张符咒威力很大,留着没准以后会用到。

        将木牌重新挂上去,推开门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是存放财物的地方,左手边有一个很大的保险柜,右手边则是一个木头箱子,这箱子还挺大,直接占据了房间一半的面积。

        而且诡异的是,箱子的四周竟然都贴了黄色的符咒,这些符咒是书里面没有记载的,它看上去不像是符箓,而是某些特殊的咒印。

        这些我从未接触,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从整体来看,应该以这个木头箱子为媒介,形成了一个符阵。

        符阵并不属于符箓范畴,书里只是简单提了几句,但并没有做出任详细的解释,因此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要破解符阵很简单,书里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师父的半仙手札里就曾经提到过。

        想到这里,我转头对着小狐狸和红衣小女孩说:“你们先后退,我要用比较特殊的方法来搞定这个符阵。”

        小狐狸歪着头,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红衣小女孩却好像知道什么一样,她对着小狐狸招了招手,后退到门边。

        先是看了小狐狸和红衣小女孩一眼,之后我就开始解开裤腰带,掏出棍子,放水。

        尿,虽然是人的排泄产物,却也蕴藏了阳气,同时也有代谢出来的秽气,是一个相对矛盾的结合体,而这玩意儿对符箓来说,却如同天敌一样。

        “啾!”

        眼见我当着它和小女孩的面放水,小狐狸叫了一声,这一次就算我没有回头也听懂了它的意思臭不要脸!

        说起来,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我就有些尿急了,本来还想在半道上随便找一个旮旯解决,没想到用在了这里。

        尿液在触碰到符咒的瞬间,那些符咒竟然冒起了烟,那一刻视线就见一个影子蹿了出来。

        不待我有所反应,顿觉自己下面那根物件被某种冰冰凉凉的绳子给缠上了,怪异的是,这份冰凉的触感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份湿湿濡濡的舒适感觉,使得我的小兄弟很快就义愤填膺、怒发冲冠。

        只是当我低头的瞬间,却是吓得舌头都差点从嘴里把吐出来!

        蛇!

        夭寿哎!

        一条紫得发黑的蛇竟然盘在我的命根子上,这竟然是一条“过山风”!

        然而,丰富的打猎经验告诉我,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动,一旦我的动作稍微大了,眼前这条拥有三角形蛇头、并且看上去剧毒无比的蛇会瞬间将身体缠紧,那样的话,我就不用去找若初了,更不用考虑自私问题,直接找个地方刨个坑,把自己埋了干脆。

        我一直站着不动,刚刚拉开裤子放水的时候,将手电放在旁边,灯光是朝着房间顶部射去,因此估计这条蛇都不知道自己盘上了什么东西。

        只是这家伙看上去不到两根手指粗细,但身体却长得离谱,而且更加要命的是,它的身体一直游动,柔软的身体几乎完全缠住了我的命根子,再随着它缓缓游动,那份要命的触感,令我顿时血脉喷张、双腚夹紧、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随时都有要那啥的冲动。

        好不容易等到它的身体完全脱离我的子孙根,我急忙将裤子拉起来,接着余光,左手迅速伸出,想要掐住它的七寸,也就是心脏。

        可就在我快要得手的瞬间,这条黑蛇竟然迅速幻化成一团黑雾,迅速将我缠绕起来。

        而这时候,则有一个性感酥麻、仿佛带着无尽诱惑力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小家伙,你很棒哦。谢谢你帮了姐姐一个大忙呢”

        接着,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人用舌头舔了一下,而当我转头的瞬间那黑雾已然飘出房间,空气之中仍旧飘荡着那个让人听了就会起原始冲动的性感声音:“现在姐姐不方便,以后再找你玩。”

        正当我莫名其妙的时候,身前打开的箱盖子里探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头,我忙拿过手电对着它照了过去,发现眼前钻出来的竟然是一只黄皮子。

        随后,连续有二十几只黄皮子从中钻出来,让人讶异的是,其中有一直黄皮子的后背竟然点缀了一条白线。这条白线十分规整,从他的额头开始,一直延续到它的后背,只差十几公分就到尾巴了。

        小时候经常听老人说,黄皮子修炼十年,背上就会长一根白毛,这只黄皮子的白毛都已经连成一条线了,它这是修炼多少年了啊!

        不出我所料的是,这只白线黄皮子从箱子里跳了下来,它如同小狐狸一样,对着我拱了拱手,而后他竟然开口了,而且还是一名老人的声音!

        “小伙子,救命之恩无以言表!请受老夫和族人一拜!”

        说着,二十几只黄皮子同时对着我拱手深深一拜。

        虽然对着黄皮子说话有些奇怪,不过已经习惯了和小狐狸接触的我也很快就适应了过来,当即对着老人还礼:“那个,其实我也只是误打误撞,你们真要感谢的话,就谢这个小妹妹吧。”

        这时候,红衣小女孩蹦哒哒地来到我身边,她尚未有所动作,白线黄皮子身后忽然传出一个女人的惊呼:“幺妹,我的幺妹啊!”

        那只黄皮子的背上也点缀了一些白毛,不过跟它身前那只相比,还是差了许多。

        这时候,红衣小女孩在我们的注视下,慢慢变成了一只体形比较小的黄皮子,只是它仍旧不是实体,而是一具灵魂。

        通过白线黄皮子的解释,我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一切都是刚才那条紫得发黑的“过山风”惹的祸。

        这条过山风修炼已有千年,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同时她需要一样神物,那样神物就是白线黄皮子一族世代守护的圣水。通过圣水的洗礼,她将能褪去蛇皮,变成人形。

        因此,双方展开了一场厮杀。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暗处早有人已经设下了陷阱,当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躲在暗处的两个道士合力启动法阵,将他们困于法阵之中,不仅夺走了圣水,还将他们囚禁在这牢笼里。

        只要符阵不破,它们就无法恢复实力,只能像普通的黄鼠狼一样任人宰割,红衣小女孩就是之前被这个工厂的人宰杀的。要救家人的执念,让她辛苦将分散的魂魄汇聚,并且一直躲在暗处寻找能够帮她的人。

        我唯一觉得奇怪的是,既然他们是被两个道士抓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服装工厂的办公室里,而且还有人在门外设置了一道机关。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451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