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99章 清明咒

威尼斯网上平台

        师父接下来的话暂时切断了我与小狐狸想通的心意,他先是从纸质的手提袋子里取出了一瓶红色墨水,一叠切口整齐的白纸,随手翻开书页,看也没看就指着书页上面的一个符箓对着我说:“来,你现在就可以试试能不能将这个清明咒画出来。”

        低头看了一眼书页,我不由得惊讶地问他:“师父,你怎么知道这就是清明咒的?”

        我一直在盯着师父,我敢保证他是真的没有斜眼去偷看,只是随手一翻,就好像知道了。

        师父眉毛一挑,笑着说:“你想知道?”

        “嗯。”我认真地点点头。

        四叔在很久以前就说过,师父是一个很有大能力的人,当时他还说弄不明白师父为什么会窝在那个小山村里,而且,我并不认为他真的是为我而停留那么长一段时间。

        不过,他不说,我也懒得去猜,对我来说,只要能找到若初,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师父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我是用这只眼看到的。”

        就在我与师父左眼对视那一瞬间,整个人就好似被扯进了一个漩涡之中,随后我看到了浩瀚的星海,宛如置身于宇宙星辰之中!

        “啪。”

        伴随着师父的一个响指,我从幻境之中回过神来,诧异万分地看着师父。

        “师父,刚才你对着做了什么?”

        我师父笑了笑说:“这是师父的秘密之一,眼下你的能力还不到,告诉你也只会给你带来更重的心理负担。”

        说着,他又从纸质手提袋里拿出了一只很普通的毛笔:“来,尝试着画一下吧。”

        “我、我没练过毛笔啊。”我有些犯难了,这硬笔字我还行,但毛笔从来没有摸过,甚至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姿势写字。

        “没事,只是让你依样画葫芦地将这清明咒画在白纸上就行了。”

        “哦。”

        我也没有多想,从师父手里接过毛病,打开墨水瓶盖,用毛笔沾了一些。

        由于不知道怎么握毛笔,我干脆就用握圆珠笔一样的姿势。

        在写之前,我还特意看了一下书页上面的信息。

        清明咒,是最为基础的一种术法,其作用就如名字一样,让人清神明目,祛除自身秽气。

        我右手握着毛笔,轻轻地放在了白纸上,而就在毛笔底部毫毛与白纸接触的瞬间,我顿觉身体为之一沉,握着毛笔的手臂竟纹丝不动,无论如何使劲都无法抬起来!

        “你抬手臂干什么?画呀!”

        师父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凝重。

        这是我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按照书上所写的方法,气沉丹田,心无杂物,全身心地投入到绘画符咒的过程当中。

        原本在我看来,要画一道符箓那也就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可是三分钟过去了,即便我的手已经在颤抖,即便我已经汗流浃背,我手中的毛笔才在白纸上画下不到三分之一的图案。

        “继续。”相比刚才,他的表情要放松了许多,同时对着我说,“你要记住,在画符箓的时候,倚靠的不是力气,而是身体里的阳气、精气。除了人的舌头之外,手间的阳气是最足的。”

        “那精气呢?”

        我忽然问了一句。

        “咳,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

        我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不过眼下明显不是聊这个的时候。

        师父说得简单,什么画符的时候要用阳气和精气,但问题是我压根就不知道阳气怎么通过手里的毛笔凝聚出来。

        结果再问师父,他则是很光棍地摊了摊手,说他自己也不知道。

        话说,这样的极品师父,也真的是没谁了。

        而对于我来说,眼下手里握着的仿佛不是一只笔,而是一个至少有两百斤重的铁棍!

        我即便是用两只手也很难将其移动分毫,而这时候,一阵凉风自门口吹了进来,我顿时产生了一种极为强烈想要打喷嚏的冲动。

        “阿嚏!”

        而就在我打喷嚏的瞬间,手里的笔迅速滑动了一下。

        虽然笔划的轨迹偏离书上所画,但是刚才那一瞬间,我真实地感受到,笔动了。

        这时候,我放弃了强行拽动毛笔的念头,而是在领会刚才那一刻的感觉。那种感觉说起来好像很简单,却似乎又很复杂。

        别人说练功半路出家,而我特么就是个野孩子,我师父是朵奇葩,而我只能靠自己。

        毛笔之所以动,似乎靠的不是蛮力,而是

        这时候我特意朝着书页上所描绘的文字瞅了一眼,“精气神”这三个字赫然印入眼帘。

        精气神这三个字,我听我爹和四叔都说过,有些时候,就连沉默寡言的七叔也会提一两句。

        所谓的精气神,按照我爹他们的说话,其实就是全神贯注。

        这就跟射箭一样,射箭靠的不完全是蛮力,它需要精气神的协调。

        首先拉弓需要十分强壮的身躯,这是“精”。

        气,讲究的是呼吸,气息,呼吸要平稳,就如同吹拂过的风一般,徐徐而动。

        神,是一种状态和境界。

        射箭有三个步骤,第一,用蛮力拉开弓弦第二,调节呼吸,将全身都的肌肉都放松,让吸进来的氧气如同水流一样流遍全身第三,感知,感知猎物的存在,感知它的反向,同时自己也要建立起绝对的自信和信心。

        然后,手指慢慢放开,让弓弦带着箭矢,破空而去!

        这一刻,我动了,几乎一气呵成。

        而就在我拿起毛笔的瞬间,我竟然发现白纸上的符咒微微泛起了一丝金光,那丝丝微弱的金光就在符咒上缓缓缠绕、流动。

        “成、成了?”

        不仅是我,就连我师父也是一脸诧异,他忙从茶几上拿起白纸,当着我的面捏了一个手诀,随后“啪”的一声就贴在我的额头上。

        那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金光没入我的头部,顿时产生了一种在炎热无比的夏天,一头扎进清爽山溪里的感觉,说是醍醐灌顶也不为过。

        虽然这种清凉舒爽的感觉一下子就没了,不过就那么一瞬间,因为长时间用力而产生的疲惫感也减弱了不少。

        不过,身体或多或少还是觉得有些疲惫。

        相比画符成功的我,师父似乎显得更加激动,他不停地拍着我的肩膀:“夏雨,夏雨,看来我真的没有选错人啊。”

        这老货,就差甩鼻涕抹眼泪了,这演戏逼真的程度,都快赶上人家演帝了。

        “师父,刚才符咒上面那一道微弱的金色丝线是什么东西?”

        他想了想,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叫神光。”

        “哈?师父,您忽悠别人也就算了,我是您徒弟哎,能不能走点心啊,哎呀!”

        见我被敲了一爆栗,小狐狸则是在旁边捂嘴偷笑。

        我师父狠狠白了我一眼:“我现在哪有那个闲工夫来忽悠你!你这臭小子,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告诉你。符箓,对于正一道的人来说,那是神的文字,这年头能够画出带神光的符箓的人,放眼咱们整个华夏,也不超二十个数。符箓的画法有很多,你刚才误打误撞,竟然领悟出了神光符箓的画法,这说明你自身的体质就异于常人,你小子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

        “哦。”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反正现在会画符箓了,那就等于多了一份吃饭的技能不是。

        想到这里,我又提起笔,正准备入手,我师父就急忙伸手阻止:“别着急!这画神光符箓的消耗一定很大,你才刚刚开始,千万不能着急。尝试着,每隔一个小时画一张,然后放松精神和身体。”

        见我把笔收起来,他又说:“保安这个职业对你来说,恰恰适合你画符箓,等你将这本书上的知识掌握得七七八八了,我会再来找你,到时候我们直接上涂山!”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4384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