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93章 接下来是我的狩猎时间

威尼斯网上平台

        见程慕晴动作很是僵硬地点点头,我又小声说了一句:“看来,这地下室真的有问题,那个人的位置应该在前面右手边的角落里,刚才下来的瞬间,我看到手机的晃过一丝光芒,等一下我会佯装经过,你配合我演戏,我推开门偷偷溜进去,你则是在外面关门,之后我摸黑过去把那个人放倒。”

        也不给程慕晴说话的机会,我开始往后退,这个位置的灯并非红外线感应,而是声控。

        退了十来米之后,我开始特意在地上剁了两下脚,这时候灯亮了,而当我走到地下室门口的时候,特意说了一句:“哎,奇怪,这地下室的门怎么开着?”

        我走了过去,并且伸手推开了门。

        推门之后,我故意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随后自言自语:“估计是之前离开的时候忘记关了,这里面黑乎乎的,看着就慎人。”

        说着,我猫着身体溜了进去,而程慕晴则是顺手抓住铁门,将其关上。

        这里面很黑,刚才之所以断定这里面有人,就是因为右边有人在用手机,我的视角刚刚看到了一点光亮。

        在程慕晴关上门的瞬间,我就凭借着之前进来时候的记忆,踮着脚尖迅速蹿到一根水泥柱的身后。

        我刚刚站定,这黑暗的空间就了亮起了光芒,那个躲在角落里看手机的人慢慢站起身,朝着门口位置走去。

        而我则是猫着身体,缓缓靠近。

        此时他的注意力都都在门上,再加上我走路尽量做到不带声音。当在检查门的时候,突然袭身上前,左手从后探上绕过他的连捂住了他的嘴巴,随手右手对着他的后颈处迅速一切!

        我很小的时候,我爹就教过我一些近身格斗的技巧,后来跟着四叔在山上打猎,他也因地制宜地传授了一些,虽然很少找人练手,但是凭借我在猎物身上练出来的身手,对付这些人还是比较简单的。

        很快,我就伸手在门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

        而当程慕晴打开门的时候,我们却是看清这个人的面貌。

        这是一个年轻男人,他个子并不高,身上还穿着西装。

        程慕晴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几秒之后,沉声道:“这个人我见过,虽然不确定他所在的公司,但他应该是楼上年底加班的几家公司职员。”

        看了昏迷的男人一眼,我抬头对着程慕晴问:“现在我们要怎么处理他?”

        那边有一个栏杆,我扛着他过去,我把他铐在栏杆上。

        处理好这个人之后,我们一同进入地下室。

        他们这很明显是团伙作案,有人特意在门口防风,为的就是怕被我们发现。

        如此一来,这阴冷的地下室里,肯定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和程慕晴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下了楼梯之后,前面就能看到微弱的光芒了。

        之前阻隔我们前进的铁门已经打开,并且里头还传出了铁锹、铲子之类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人在挖掘什么东西。

        我和程慕晴不由得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诧异之色,这些人在挖掘什么东西?

        当我们进入铁门之后,发现眼前的空间显得十分宽敞,乍看之下就如同一个地下停车场一样。

        此时那些承重柱上都挂着一些油灯,油灯的光芒不会散射得太远,因此即便是站在门口也不会看见里面的光亮。

        这偌大的空间里,一共有十来个人正运用铁铲,在一个土坑里奋力地挖着。他们正将一担担黄土从地下挖掘出来,然后倒在一边。

        现场已经堆满了黄土,除了中间一条下路,基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外面那一堆黄土是从哪来的了。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下面挖掘,整得就如同那电视剧里演的盗墓贼一样。

        “谁,谁在那里!?”

        我们和程慕晴站了至少三分多钟,总算是有人注意到我们了。

        其实到这里,就已经没有必要在掩藏下去了,因此我们也大大方方地站在入口处。

        程慕晴在三分钟前就已经按下左手手腕上的一个腕带的按钮,看起来像是一个信号,这时候,查凌和那些刑警应该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这时候,坑洞里面忽然传出了一个声音,也不知道那家伙说什么,叽哩咕噜一阵之后,就有六个男人从停下了挖掘,他们从坑洞里爬了上来。

        “哎,刚才那坑洞里面的男人在说什么?”

        程慕晴冷冷地说:“那个人说门已经打开,让他们拖延十分钟的时间。”

        “十分钟?”

        我扫了那六个平均身高不过一米七的男人,笑着说:“就他们这些软脚虾,别说十卧糙!”

        在我爆粗口骂人的瞬间,急忙搂过程慕晴的腰肢旋身将她压在了身边的土坑里。

        “砰!”

        一声枪响!

        对,没听错,真的是枪响!

        这帮王八盖子竟然有枪!

        枪响之后,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肩膀顶端传来火辣辣的痛楚。

        程慕晴的表情依旧冰冷,而且言语冷静,她对着我说:“你受伤了。”

        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点小伤,我忙问她:“你带枪了没有?”

        程慕晴摇摇头:“这一次是我失算了。”

        “不仅是你,我也差不多,早知道就把黑弓背出来了,谁能想到帮孙子有枪啊。”

        这时候我跟他们的距离大概在几十米左右,他们开了两枪之后,就朝着我这个位置慢慢围了过来。

        可能是因为我受伤的缘故,我怀里的小狐狸忽然剧烈地挣扎起来,拼命地想要从我衣襟里冒出。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分心,急忙将它扯了出来,随后按在程慕晴的身上行,将我的两双眼睛凑近,直直地瞪着小狐狸,恶狠狠地说:“别动!现在可不是玩闹的时候,你和程警官乖乖地待在这里,接下来是我的狩猎时间!”

        虽然没有弓箭,但是我在地上摸到了不少石头,对付这些人应该足够了!

        想到这里,我将程慕晴之前递给我的眼镜扶正,随手捡起两块石头,甩手砸向几米外的一盏油灯。

        “乒!”

        伴随着一声脆响,油灯灭了。

        油灯的照射范围有限,我这边油灯一灭,他们看到的只是我的轮廓的影子而已。

        我在离开之后,急忙俯下头,对着程慕晴说了一句“你自己转移阵地”,随后双手按在被夯实的黄土上,身如野狼一般手脚并用地翻出土坑。

        “砰!”

        一声枪响的同时,我明显感觉自己后背被划了一刀一般,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狗日的,枪法还挺准!

        不过我运气好,那子弹是蹭着我的后背而过。

        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身体从土堆上方下扑的同时,左右两手抓住两块石头,右手那颗疾然砸向那开枪的男人,而左手则是将身前几米的油灯砸灭!

        这个地方一共只有五盏油灯,还剩下三盏!

        而我所在的这个方向,已经陷入了黑暗,那三盏油灯都在坑洞附近。

        嘿,接下来轮到我了。

        我伸手解开了大衣的扣子,脱下大衣之后,甩手就将大衣往旁边抛了出去。

        “砰!”

        子弹在穿透大衣的同时,我右手骤然紧握一颗有棱角的石头,左脚凌空跨步,右手如同弓弦一般拉扯到最大的弧度,就在左脚鞋底踏实脚下泥土的瞬间,整只右手臂瞬间拉直,所有肌肉在这一刻爆发!

        此时此刻,我绷直右手就是弓弦,而那只有鸡蛋大小的石头就是箭矢!

        倾力一丢!

        在我的视线里,鸡蛋大小的石头就如同箭矢一般,笔直射向握枪男人的脸。

        “碰!”

        “啊!!私目!”

        我听不懂那孙子说的话,不过我的眼睛看得分明,石头准确地砸中了他的左眼眶,石头锐利的部位直接戳进了他的眼球!

        他的左眼废了!

        疼痛和愤怒让他发了疯一般对着我所在的位置开枪。

        只是在他开枪的钱两秒,我就已经四肢并用地跳到了另外一个土坑里。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模仿动物,虽然被我爹揍过很多回,但我仍旧乐此不疲。

        我家里没有电视,平时要是闲着就会去村长家,或者冯二水家蹭电视看,虽然我什么电视节目都看,但总有一样最喜欢的,那就是动物世界。

        独自一人打猎是极其无聊的,很多时候猎物够了,我闲着无聊,就会经常模仿南美洲的美洲黑豹捕猎,我丢弃了弓箭、甚至拖下了鞋子,就像黑豹一样慢慢地穿过树丛,在距离野兔只有三到五米的位置发起攻击!

        在十几次失败,甚至有一次差点跌下山崖的惨烈教训之后,我逐渐掌握了一种技巧,伴随着我爹教给我的呼吸方法,我能够隐匿到野兔身后两米的位置,然后发起突袭!

        但是这种方法只能对野兔有效,因为它个子我还能抓住它,别的动物,就连傻狍子也不行,因为它们体积大,我根本抱不住。

        “乒!”

        “乒!”

        连续两个声响之后,就只剩下一个油灯了,他们为了照明将油灯取了下来。

        只是油灯的照明范围实在有限,而现在我却已经藏匿在他们身后!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404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