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75章 落水石,镜中月

威尼斯网上平台

        在山洞里辨别方向的方法有很多,第一种就是感受风,这个比较简单。

        我从张大宝那里借了一个打火机,将打火机放在通道口,很快就排除了左手边的两个,岩壁上面那个太我也直接排除了。

        剩下还有三个,其中有两个能够听到明显的水声,我认为那两个应该就是地下河涌现水流的通道,因此就只剩下右手边一个稍微宽敞一点的通道。

        我们进入通道之后,在两边的岩壁上能够发现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这样一来就更加确定了,因此走路的速度也较之前快了许多。

        通道一开始还往下,但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则是往上,而且往上走了一段路,则出现了手工凿开的阶梯,虽然阶梯不是很明显,但走起来并不费劲,整个通道呈现出来的是一个“v”字,或者“”的形状。

        一路向上,只感觉这条通道越走越长,就仿佛是一条登天的楼梯。

        杨城威带着了一个军用的狼眼手电,那手电的穿透比汽车的大车灯还强,但是那狼眼手电的光芒仍旧无法照穿这个阴暗而潮湿的阶梯。

        我们走走停停,甚至在半道上吃了一顿自热米饭。

        到了晚上七点多,当我抬头朝着头顶看上去终于看到了漫天的星斗。

        而这时候,我们却是把心都沉了下来,更多的不是欣喜和激动,而是紧张。

        因为随着距离出口越近,那种如同和尚念经一样的声音就越来越清晰。

        看来,那三个泰国巫师就在前面不远处。

        在距离洞口只有二十来米的时候,我猫了下来,同时对着身后四人打手势,他们同样都趴在阶梯上。

        皎白的月光也恰好从出口倾斜了下来,将我们前面的道路照亮,我扭头看了一眼杨城威和张大宝,他们点点头,同时将手里的矿灯和手电关闭。

        我一手、一腿地往上爬,猎刀也从裤腿兜里取了出来,就别在腰间,同时也把背包放在了旁边,将黑弓握在左手上,并从后腰处的箭袋里取出两支黑箭,衔在嘴里。

        慢慢地,轻轻地,把手放在最后一个阶梯处,然后偷偷地抬起头,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又迅速落下。

        那一眼的瞬即,我就看到了一个画面。

        前面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湖,它就如同长白山的天池一样。就在距离洞口几十米外的湖边,站着四个身影,还有一人半坐着。

        头顶那一轮圆月大得就如同映照在天花板上的投影一般,触手可及。

        皎白的月光投影在宽阔的湖面,那湖水平如镜面,不起一丝涟漪,从我们这个角度看过去,就感觉眼前有两个巨大的月亮。

        他们此时都背对着我,我便稍稍抬起头,看向前方。

        那三个身穿厚重棉袍的泰国巫师嘴里念叨着一种古怪的咒语,她们的声音仍旧是雌雄难辨,而且三个人念经,听起来就感觉几十个人在念一样,声音在这样空旷的环境里,竟然还能传达得很远。

        杨城威和谷觅妘也爬了上来,他们一左一右地趴在我身边。

        在看到眼前那样震撼人心的画面之后,谷觅妘不由得压低着声音问:“他们在干嘛?”

        “不清楚。”

        我摇摇头。

        杨城威小声说:“你们有没有发现,那水里的月亮好像越来越大了。”

        我一开始还没注意,但杨城威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

        “你们看,湖水好像开始退了。”

        在谷觅妘说湖水退的同时,我们下方的通道里也传出了水流的声音。

        不过我们这个位置的水平面比湖还要高,根本不用担心水会漫上来。

        那三个人念经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湖水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湖中央位置则是裸露出了一块陆地。

        因为隔着比较远,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这块陆地应该就是张大宝所说的落水石。

        落水石看上去很大,随着湖水的退却,它的整体也慢慢呈现。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它像是一个立方体,虽然边缘长了一些水草,但整体轮廓还是能够分辨得出。

        然而,当湖水退到已经能够看见底部一些石头和淤泥的时候,我们却惊骇地发现,那落水石的底部竟然没有接触到地面,它是凌空悬着的!

        这一刻,不仅是我,就连杨城威和谷觅妘这两个见识多广的集团老总也都有些傻眼了。

        待湖水完全退去,我们发现落水石距离湖底的沙石至少有十来米左右的距离。

        与此同时,三个泰国巫师停止了诵经,她们的身躯竟然缓缓飘了起来,左右两人,分别拽着丽丽和张富贵,朝着湖中心飞去。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这三个泰国巫师是飘着的,没有想到她们竟然真的会飞!

        只见她们迅速飞到落水石的正下方,然后缓缓飞了上去。

        直到他们从落水石的底部飞入,我们这才发现,原来落水石下面是空着的。

        我们在外面又等了两三分钟,这才慢慢站起身,出了洞口。

        刚才那个画面,我们四人都看到了,我转头看向杨城威和谷觅妘:“现在怎么办,要跟上去吗?”

        张大宝死命地点头:“一定要进去,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把我爹救出来。”

        杨城威也是面色坚定,显然他早已经下了决心:“正如大宝所说,一定要进去!我无论怎么样都要弄清楚他们的真正目的,之后再跟他们算总账!”

        谷觅妘耸耸肩:“既然都来到这里了,那肯定是要进去看一看了,话说,我活到这么大,还真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画面。以前一直忙活着赚钱,可钱是怎么样都赚不完的。”

        她话锋一转,又笑嘻嘻地朝着我靠近,将那带着一种独有香馨的娇躯贴了过来:“哎,猎人小哥,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翻了翻白眼,我发现这疯女人也真够无聊的,什么事都要针对我。

        “套句港式经典台词,我反正烂命一条,你们这些有钱人都不怕死,我怕个婪叫注1!”

        既然已经打定注意,我们五人便跨入泥潭,朝着落水石的正下方走去。

        抵达落水石正下方之后,我们都有些发愣,站在岸上看上不觉得,而当自己出于它正下方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入口处距离我们实在太高、太远。

        杨城威用狼眼手电探照过去的时候,发现落水石正下方有一个空洞,或者刻意称之为通道,通道很深,光线同样无法直接穿透。

        而且,有趣的是,即便明知道它已经悬浮了几千,甚至更久的年岁,但站在下面总担心它会掉下来。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这里可没有升降梯把我们托上去。”

        杨城威转头看向我,而我则是转头看向萝莉小天。

        小天撇了撇嘴,一脸不爽。

        谷觅妘对付小萝莉很有一套,她抱着小萝莉软磨硬泡,几句话下来就把她忽悠得顺贴了。

        小萝莉再一次变成了巨蚺,我们则是站在它的颈部,而它的身体盘旋着上升。

        得亏落水石距离地面没有太高,否则我们还真到不了。

        但是,我们很快又面临了一个全新的问题,那就是甬道是笔直的,两边的岩壁看上去十分光滑,就好似被刀刃切过一样,别说是徒手攀爬,就是借助杨城威买来的登山工具也上不去。

        杨城威抬头看着头顶那仿佛没有止尽的通道说:“看来,除非我们能飞,不然就真的上不去了。”

        谷觅妘也是一脸丧气的姿态:“看样子,眼前这个神秘的世界跟我们无缘了呢。不行的话,我们就在外面设置陷阱埋伏吧。”

        我没有说话,而是一直抬头看着上面的岩壁,希望找到一些能够支撑人的点。

        而这时候,我却发现,前面同样岩壁上似乎粘着什么东西。

        “杨总,你把手电借我一下。”

        注1:婪叫,lnji音译,闽南语,类似小喆、那话儿、子孙根的意思。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287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