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72章 人傻钱多

威尼斯网上平台

        “你爹出啥事啊?出了事要么打120,要么110啊?你打我手机干啥?”

        胡丙之闷闷地说了一句,他正要挂手机,张大宝又急忙大喊:“不、不是,他们把我爹扛走了,我爹并没有被强迫,他是自愿的。扛走我爹的人是你们公司的人,我前几天去医院给我爹配药的时候还见过她,她当时和你一起跟在谷总后面。”

        胡丙之猛然转头看向谷觅妘,而谷觅妘则显得很冷静。

        她拿过胡丙之的手机,沉声说:“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穿着黑白的女士套装?”

        “对对对,就是她,还有三个穿着大棉袄的人。他们也不知道干什么找我爹,而我爹也奇怪,自从十年前活着从山里回来之后,无论如何他都不再进山,平时就连山坳子都不敢接近,这一次实在太反常了。他还死活不让我跟上去,走的时候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我寻思着那女人是谷总您的人,您能不能劝她们先回来,明天早上出发也行啊,这大半夜上山实在太危险了。”

        谷觅妘的眼眸泛起了丝丝锋芒,对着张大宝说:“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马上去你那边!”

        说着,谷觅妘就挂了手机,她将手机丢给胡丙之,转头看向我:“夏雨,这件事说起来跟你并没有多少关系,所以你完全可以离开不过,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度过这次难关。而且,刚才你不是说了么,你师父对你的要求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份工作。”

        “啥?”

        谷觅妘转头看向杨城威,笑着说:“我记得杨总在西五环有一个青年创业园,你在里面当个保安怎么样?包吃住,月薪五千。”

        我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杨城威:“这不好吧,包吃住,一个月还有五千块钱的工资,那杨总不是要亏了。”

        杨城威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大手一拍,笑着说:“好,就这么定了!”

        哎?

        真就这么定了?

        这杨城威是不是傻啊?一个保安而已,包吃住不说,还给五千块钱的工资,这种资薪标准放在我们县城,那可是很高的收入了,很多人辛辛苦苦、起早贪黑地干活也就三、五万的利润,我这拿着棍子到处闲晃就有六万净收入,这京城果然是人傻钱多啊。

        这时候,我见杨城威对着谷觅妘直竖大拇指,谷觅妘则是轻轻仰着头,仰头四十五度上翘,就跟村长家养的大公鸡似的,傲娇得很。

        这时候,林娇容转身就上了楼,当她下来的时候,就将一个红包递给杨城威,而杨城威则站起身,把红包交到我手上。

        “杨、杨总,这不合适吧?”

        我不太明白杨城威这时候给红包的意思,就没有伸手去拿。

        林娇容站在一旁笑着说:“小夏,你就安心拿着吧,这是我们公司的习惯。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每到年关我们都会给员工发红包,而红包则是跟员工的工资挂钩,等同于多发了一个月工资而已。”

        “这么多!?”

        五千块钱呐,再凑一点就能把槐花给娶呃,算了,不提槐花了。

        总之,对于我来说,这钱来得也实在太容易了一些,我一是不敢拿,二是有些不好意思。

        胡丙之这时候快步走了过来,从杨城威手里取过红包,然后放在小狐狸勉强晃了晃,笑着说:“小狐狸,你来帮夏雨这棒槌拿好不好?”

        小狐狸似乎也知道钱很重要,所以它真的将红包抱了住,随后径自蹿进了我的衣襟里,好嘛,这小家伙是不打算还了。

        拿人手短,我这下子算是被他们给套上了。

        不过,仔细想想我也不亏,在高楼大厦里当保安,那工作惬意得很。

        杨城威拍了拍我的肩头,笑着说:“既然你是猎人,那弓箭你会用吧?”

        “嗯。”我点点头。

        我不会吹牛,也懒得吹牛,放眼整个二道沟子,还真没有人能在箭术上超过我,四叔也不行。

        当然,这些话说了没意思,毕竟眼见为实,这个时候吹嘘只会让别人看不起。

        杨城威转身就朝着地下室走去,不多时,他又折了回来,对着我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用什么弓呢?反曲弓,还是复合弓?”

        我听得有些蒙圈了,呐呐地说:“我用的就是普通的弓嘛。”

        谷觅妘在我身后推了我一把:“大老爷们叽叽歪歪什么,你跟着进他的收藏库不就行了。杨总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弓箭爱好者,他收集了许许多多弓箭,你下去随便挑好了,见着喜欢了,就多拿几把。”

        听到这话,杨城威嘴角明显抽了一下,而林娇容见了,不由得抿嘴娇笑,显然她极少见到自己丈夫流露出这样肉疼的表情。

        我们一起跟着杨城威下了地下室,拐了一个弯,就进入一个很大的房间,当杨城威用声控打开电灯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整个屋子竟然摆满了弓箭!

        不仅仅是墙壁,房间里有很多木架子,上面摆放着许许多多的弓箭,其中有很多看起来很复杂,造型也十分酷炫。

        我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些弓大部分和之前跟程慕晴一起来的眼镜帅哥手里拿的复合弓差不多,造型都很复杂,我见了都觉得头疼,更别说用了。

        看着,看着,我看到了一把黑色的木弓。

        一般弓如果不用的话,是要下弦的,可是这把却很奇怪,它看上去明明只是一把很普通的木弓,但它却一直上着弦,造型和我家里的猎弓差不多,就是弓身厚实了一些。

        见我一直盯着黑弓,杨城威笑着说:“这是三石弓,也是我这里斤两最重的。这把弓是我之前在一个区域搞拆迁的时候,从一个孤寡老人手里买过来的,他说是他们家的传家宝,是他曾爷爷的爷爷辈留下来的,至少已经有两百多年了。因为他没有下一代,而见我是个弓箭收藏家,所以就便宜转让给我了。”

        “这把弓好奇怪,为什么不下弦?”

        我问杨城威,他笑着说:“相同的问题,我也问过那位老人家,他说,这是他们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这把不能下弦。而且,他还说,这把弓能辟邪。”

        “弓能辟邪?怎么避?”谷觅妘问。

        杨成武耸耸肩。

        我从架子上把黑弓拿了起来,放在手里掂了掂,弓身的重量比我爹留给我的猎弓要重上两斤左右,这相当于同时抓了两把弓,在木弓里它算是很重的了。

        我转头问杨城威:“杨总,你刚才说这把弓有三石?”

        “嗯,老人是这么说,具体我没有测验,因为我拉不开。”

        在没有见到杨城威之前,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但认识一小段时间之后,发现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虽然是一个很大的集团老总,但没什么架子,平易近人,胸怀也挺坦荡的。

        我握着弓,轻轻拉了一下弦,纹丝不动。

        三石弓,那弓的拉力可是要将近两百斤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拉得开。

        我的猎弓也只有九斗,连一石都没到。

        当我准备将黑弓放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右手忽然习惯性勾住弓弦,右脚后放,直接顺势将弓弦拉满!

        弓是绝对禁止空放的,所谓空放就是没有上箭,单纯地拉弦,然后放开,这样会对弓造成无法恢复的伤害。

        可是,将弓弦拉满之后,我的右手根本无法收力,手指一松,只听“噌!”的一声,弓弦在弹射出的瞬间,发出了一种破裂空气的声音。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一丝黑色光束疾射而出,瞬间没入前方的墙壁之中。

        不过,我没来得及仔细看,急忙握着弓,对着杨城威道歉,毕竟这对木弓主人来说,是一种亵渎和蔑视。

        杨城威倒潇洒,他并没有多说,将黑弓送给我,并且还附带了一个箭袋。那箭袋里装着十二支黑色的箭矢,外形十分酷炫。

        杨城威和我一样,也带上了一把弓,不过他用的是复合弓。准备好之后,我们四人就出发了。

        这一次,杨城威并没有把林娇容带上,而是让她在家里收拾残局。

        半道上,我建议杨城威先去购买一些登山用品和食物,杨城威听取了我的建议。

        这一次,我们并没有带上胡丙之,主要是他的体力实在太差了,跟上来只能是拖油瓶。

        胡丙之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虽然很想,但并没有坚持,我们和张大宝就在他家门口汇合。

        当张大宝看到全副武装的我们时,他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后杨城威做了简单的解释,张大宝是个实打实的孝子,他一听自己父亲有危险,二话不说,就冲进家里,几分钟后就背了一个背包,扛着一把民间自制的鸟铳走出来。

        见他手里有火器,我们心里也稍稍安了不少。

        至于追踪,那正是我擅长的。

        出了张大宝家百来米左右,我就在通往山区的小道上发现了脚印。但奇怪的是,我只发现了丽丽的高跟鞋印,那三个巫师走路竟然轻到连鞋印都看不见。

        “奇怪,那三个泰国巫师怎么走路连印子都没有,这条路的泥比较松软,就算是一岁的小孩子踩在上面也会留下印子,更别说三个成年人了。”

        张大宝听了,忽然补充道:“说起来,那三个穿棉袍的人也的确很诡异,她们走路没有声响,而且总感觉是飘着走一样。”

        杨城威也是点点头,表示同意张大宝所说。

        这就奇怪了,但凡只要是人,是不可能没有脚印的,难道说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273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