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60章 七叶一枝花

威尼斯网上平台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黑雾的雾气是什么东西,总之不是好东西。

        这柳宅这么多年还屹立在这里,说明里面住着的东西,肯定非同一般,而在我们已经死了一个,伤了俩,使得我不由自主地萌生了一种危机感和惊惧感。

        后退是不可能的了,那些被谷觅妘请来的人不一定是神棍,那两人能从里面逃出来,就说明有几分本事。

        至于我自己,就是一只活脱脱的菜鸡啊,这进去还不是给里面那位烫水拔毛、清蒸红烧?

        虽然来之前就已经想想好要跟里面这位沟通,但要怎么沟通,却是一个难题。

        见我站着不动,谷觅妘转头看了我一眼,问:“你这是已经在跟它交流了么?”

        我摇摇头,实话实说:“我只是在想,要用什么方式去开门,是先敲门,等里面回答还是站在这里扯着嗓子嚎几声,另外,还有一种”

        “碰。”

        我这边话还没说完呢,穿着高跟鞋的谷觅妘一脚就将柳府的大门给踹开了。

        这娘们也够绝,这样一来,还真是不进去不行了。

        见我有些发愣,她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走吧,这门都踹开了,你难道还想站在门口跟人沟通不成?”

        我耸耸肩,对着身后两个跄踉着要走过来的赵婉和胡丙之说:“你们就站在门口好了,如果有突发情况,还能及时应对。”

        说着,我从怀里取出一个塑料袋,这塑料袋一共有七个,我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把里面的东西包裹起来。

        见我费老大劲才从塑料袋里取出了一个小香包,谷觅妘不禁皱着眉头问:“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你揣在兜里就行了。”

        说着,我就分了一个布包给她。

        这布包的外层是碎花布,说起来,还是用我娘以前不要的衣服缝制起来的。

        谷觅妘这女人也是个奇葩,之前她像狼群里的头狼,给我一种极大的威胁感而现在,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觉得她比我们东北男人都要彪悍。

        她也不嫌弃我递过去的香包,对着我问:“你刚才说放哪来着?”

        “口袋里啊。”

        谷觅妘摊开双手,一连戏谑地看着我:“你觉得我这套七万块钱的衣服会有口袋么?”

        听到这话,我一拍脑门,当即骂了一声:“你这败家玩意儿,随便找个地方塞一下不就行了。”

        她愣一下,随后微微拉开衣襟,直接将香包丢进了自己高耸的胸脯里。

        两手一摊:“好了。”

        懒得理她,我将布包放进裤带的口袋里,这个布包的味一般人闻着倒没什么,不过对野生动物是有伤害的,所以我没让小狐狸闻到。

        在进去之前,谷觅妘又问了我一句:“哎,你那布包里面到底装着什么?难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要知道,之前那些大师,可是桃木剑、金钱剑、什么罗盘八卦、护心镜都给用上了。”

        我翻了翻白眼:“如果进的是鬼窟,那些家伙什就有用,但我们现在进的是柳仙的府邸,没个几十年道行,拿那些东西干什么?我们是来谈判沟通,而不是打架的。”

        另外,我又补充了一句:“布包里装着是木屑。”

        “木屑?”

        见谷觅妘一脸惊奇,我耐着性子解释:“木屑只是辅料,主料是的制作工艺比较复杂,只有一些老猎人才懂,我也是从我四叔那里学来的。先用把雄黄、苍术、鱼腥草、半边莲、青木香和七叶一枝花的根磨成粉,混合在一起之后,倒入自家酿的米醋里,再兑上一定比例的白酒,泡上一个多月。然后舀一些出来,将装有木屑的布包泡进去,三天之后挂在阴凉的地方阴干就行了。”

        谷觅妘听得异彩涟涟,当即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雄黄的作用你应该知道吧?”

        谷觅妘点点头:“驱蛇的嘛。”

        “七叶一枝花是一种蛇药,可以解蛇毒,这些混合起来泡酒,取一两个布包放在身上,就算在深山里睡上三天三夜蛇虫鼠蚁都不会靠近,其中特别是蛇,隔着大老远就会避开。”

        “那我们揣着布包进去,人家不会厌恶么?这样不太好吧?”

        “我们揣在兜里,它不靠近,闻不到而且人家是柳仙,跟普通蛇类又不同。”

        说着,我迈开腿,跨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去。

        其实我把布包给谷觅妘,只是让她用来防身,还真不认为她会跟进来,结果呢,这娘们还真把大长腿一跨,跟着我走了进来。

        一入门槛,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缩了起来,冷!

        这柳府里面比外面要冷很多,而且这种冷会穿透衣服和皮肤,深入骨髓当中。

        谷觅妘的体质很好,这大冬天的她也只穿着一套加厚的连衣裙,虽然不知道里面穿着什么保暖衣物,但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穿得实在很少,而且腿部只是套着一条黑色的丝袜。

        进来之后,她的身体也缩了起来,双手抱着肩膀,原本修长的脖子也缩进了肩胛里。

        我见了,不由得轻轻一叹,脱下外面的大衣,盖在了她身上。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而我也懒得跟她说话,小狐狸这时候也从怀里探出头来,它先是看了谷觅妘一眼,随后就准备从我怀里跳出来。

        然而,它刚刚跳出,就被我按了进去。

        我低着头,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下脑袋:“乖,先别出来,现在情况不清楚,等一下受伤就不好了。”

        待小狐狸慢慢钻进我怀里,我发现谷觅妘一直在盯着小狐狸藏的位置看。

        她这个举措显得有些奇怪,就对着她问:“你看什么呢?”

        结果她又说了一句更加莫名其妙的话:“我忽然有点嫉妒这只小狐狸呢。”

        联想到胡丙之刚才说过这女人不喜欢小动物,我没有接这她话,而是把视线看向四周。

        其实从外面来看,柳宅并不大。

        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他们的桌子上就摆放着一个模型,就是柳宅的。

        它是个一进院落,讲得通俗一些,就是人们最里常说的“三合院”。

        宅子由三面房子围合组成,和大多数三合院一样,它的正房朝北,有三间正房两侧各有一间耳房,是为三正两耳,一共五间房,整体的形状是一个“凹”字。

        此时,我们就站在“凹”字的顶端,前面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院子,院子显得很荒芜,左边种着一棵桂花树,右边是一口水井。

        整体结构和谷觅妘办公室里的模型一模一样。

        见我一直盯着旁边那口水井,谷觅妘缩着身体,将我给的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她对着我问道:“哎,你别站着不动啊,快把那什么柳仙喊出来,快点开始谈判。”

        我点点头,随后从袋子里又取出了一个塑料袋,我先走上前在院子的中央摆三上个碟子,随后从里面取出了几个鹌鹑蛋、一条鲫鱼和一些切了片的牛肉。

        这些都是早上我和胡丙之过来工地的路上买的,当然我也蹭了他一顿早饭,不多,也就是二十五块钱,而且有十五块是若若这小吃货吃的。

        “这、这些都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

        一旦遇见自己不清楚,或者弄不明白的事情,谷觅妘就会各种询问。

        虽然我很想不回答,不过考虑到出去之后有可能会被这娘们记仇,所以一边摆盘一边解释:“这是上门礼,给院子里这位柳仙吃的。”

        “这位?难道说这里面只有一条,哦不,一位柳仙?”

        “嗯,是的。”

        “你怎么知道?”她又问。

        “若若告诉我的。”我应了一声。

        谷觅妘顿了顿,她忽然问:“若若是谁?”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179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