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58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威尼斯网上平台

        本来我以为胡丙之会带着我直接去见谷觅妘,但他却带着进了一个小区。

        小区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很多房子的墙壁上都长满了爬墙虎,树木也长得十分高大,即便眼下是冬季,也能够体会到春天到来时,那一份草木遮阴的春意盎然。

        胡丙之带着我上了三楼,在他用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我竟然习惯性地从纺布袋里取出了牛眼泪和公鸡血混合液体在自己的两只眼窝里滴了两滴。

        “你往眼睛里滴眼药水干什么?”

        这孙子明知故问,我横了他一眼:“谁知道,这个房间里是不是也闹鬼?”

        “这次你可误会我了,房子是我特意为你和你的朋友们找的,一个月才600块钱,不贵吧?”

        “一个月600!你怎么不去抢!”

        我拽着包裹转身就走,刚走两步,胡丙之半男不女的声音又幽幽传来:“第一个月的房租我已经替你们付啦,不然,我哪来的钥匙。”

        第一个月已经付了?

        见我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他不由得耸肩苦笑:“话说,你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山里人啊。按照传统印象,山里人不应该淳朴善良、敦厚老实么?”

        我定定地看着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穷山恶水出刁民没听过么?”

        进了屋,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搜查了个遍,在确定见不到一丝阴气之后,我这才将手里的包裹放在客厅的地上。

        这个出租屋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虽然外面房子看起来有些老旧,但里面光线明亮,家具保养得不错,都有六、七成新。

        而且客厅里有电视机,房间里还有空调,空调哎,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办公室里就有,东北夏天多热啊,外边就跟火炉一样,可进入老师办公室那阴凉得跟地三道山梁深处的山洞里边一样。

        见我正拿着遥控器研究,胡丙之拍着我的肩膀说:“第一个月的房租虽然付了,不过水电费要你们自己交哦。”

        一听水电要自己交,我连忙将空调遥控器放下。

        胡丙之伸出兰花指,点了我一下:“瞧你那损出,走吧,我们去见谷总。”

        半道上,胡丙之跟我提了很多谷觅妘的禁忌,比如她不喜欢男人过于靠近她,不喜欢有人说话比她大声,不喜欢男人不刮胡子,不喜欢有人大蒜,总之他说了很多“不喜欢”,最后还通过汽车中控上方的后视镜看了坐在后排的我一眼,这时候小狐狸已经从我怀里跳了出来,在舒适的汽车座椅上蹦跳着,虽然已经多次接触,但它显然对轿车还是很好奇。

        “记住最后一条,谷总不喜欢小动物。”

        这句话让蹦跶正欢的小狐狸身体忽然一顿,它眨巴了几下明亮的眸子,之后迅速蹿到我身上,钻入怀里。

        对于他的话,我并没有多说什么。在我看来,虽然受了谷觅妘的恩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对她俯首帖耳。

        约莫十来分钟,车子直接开往工地,在工地临时搭建的一个三层楼建筑里,我们见到谷觅妘。

        昨天见到的那个叫丽丽的套装女人并不在,当然,我还没有傻到问她这个问题。

        只是第一次见到手段如此干脆的女人,虽然她有着一个令男人垂涎,让女人嫉妒的身躯和外貌,但无论是她的性格,还是她的能力,都已经完全凌驾普通人之上。

        她在一个很大的办公室里,这办公室整洁得地上能够倒映出我的人影。

        她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身后站着一个将头发染着栗子颜色的女人,这又是一个外形十分出众的女人,若是在我们乡里出现,恐怕乡里的男人们会把她围上十七八圈。

        栗色头发的女人正用双手轻轻地按摩着谷觅妘的肩膀,谷觅妘则是倚靠在沙发上,微微闭目。

        胡丙之跟栗色头发的女人显然认识,两人对了几个眼神,胡丙之就对着我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让我别出声。

        我没说话,对一个猎人而言,等待也是狩猎过程中最为重要的环节。

        约莫十来分钟左右,那栗色头发的女人这才缓缓低头,将性感的红唇凑到谷觅妘耳畔,轻轻说了一声:“谷总,夏雨来了。”

        谷觅妘这才缓缓睁开双眼,当她那修长的眼睫毛上翘到一定的高度,那一双泛着璀璨锋芒的眼眸当即朝着我看了过来。

        仅仅只是第一眼,她就笑了:“看样子,你昨天晚上并没有睡好。”

        我实在是懒得跟她抬杠,这女人的心比五道山梁都深,而我之所以跟着胡丙之过来,其实主要是想把事情说清楚。

        毕竟,被一个有权有势的人盯上,并不是一件好事。

        “那个,谷总,我其实就是一半桶水,晃荡几下还行,但遇到真事儿,也只能蒙圈等死,我想,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谷觅妘挑了一下柳叶一般的眉毛,她定定地看着我:“我记得昨天你说过,能出马的未必想出,而不能出马的却偏偏混迹于市,招摇撞骗。你应该就是前面那种吧?”

        啧,这个女人怎么说不通呢。

        我转头看向胡丙之,这二刈子竟然扭头避开了我的视线。

        “听之之说,你刚刚从老家到京城?”

        “嗯。”

        “你原来是个猎人?”

        “嗯。”

        “你既然是个猎人,为什么养的不是猎狗,而是狐狸?”

        我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说:“用你们城市人的话来说,这小狐狸就是我的家人,平时不经常能看到有人对着小狗喊宝贝、亲儿子的么?”

        显然是没想到我会给予这样的回答,她回了回神,随后缓缓起身,走到旁边很大的窗台边,她背对着我,抬起手对着我勾了勾手指头。

        待我走近,她指着窗外一个偏远的角落说:“看到那座老宅子了么?”

        “嗯,看到了。”

        “昨天你说这宅子里住着什么东西来着?”

        “我也不好做出很肯定的判断,毕竟那个宅子我没有进过,不过初步判断应该是东北柳仙的旁支。”

        “东北柳仙?那是什么东西?”

        我抓了抓头,开始给这海归女强人科普东北的萨满教和道教文化的结合产物,草仙。

        在听了我的讲述之后,谷觅妘说了一句很贴切的话:“说白了,他们就是受到农村老百姓供奉的妖咯?”

        她这话我可不好接,毕竟我师父也是个半仙,虽然我目前还不清楚,他究竟属于哪个流派。

        见我不接茬,她又问:“你学艺多久了?”

        “半个月不到。”

        “半个月不到?”这次不禁是谷觅妘,就连胡丙之也是惊骇出声,他连忙说,“怎么可能半个月还不到?我们可是亲眼看到你把老太太救活,而且昨天晚上那宾馆房间里的女鬼不也是被解决了吗?”

        我抓了抓头,对着谷觅妘说:“谷总,我真的不是推卸你的邀请,更不是假装清高,或者所谓的欲擒故纵,半个月前我还只是一个猎人,当然我现在也是猎人。我之所以拜我入师父门下,是因为一个比较私密的个人原因。至于昨天所发生的事,说句实在话,有一半是误打误撞,还有则是刚好碰上而已。”

        谷觅妘微微侧身,对着身后的栗色头发美女道:“赵婉,你来告诉他,昨天所发生的事。”

        叫赵婉的栗色头发美女微微颔首,娇声笑道:“谷总一共有五个私人秘书,你已经见了三个,其中也包括昨天在医院里见到的丽丽。丽丽是一年前招进来的,在公司干了半年左右,谷总见她聪明能干就提拔她到自己身边。如果昨天不是你出现,无心插柳地揭发了丽丽间谍的身份,恐怕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们整个集团都会变得十分被动。”

        赵婉的话我听不懂,她见我一脸蒙圈的表情,又说:“其实,说白了也很简单。丽丽是一个叫杨城威的男人派来的,她是谷总在美国学习时期的同学,追求谷总也有好些年头了。”

        “咳咳。”胡丙之刻意咳嗽提醒赵婉。

        赵婉见谷觅妘没有反应,接着说。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1540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