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47章 败家娘们

威尼斯网上平台

        白天反正闲来没事,陶星索性就带着我到四周熟悉环境。

        京城很大,陶星自己也不清楚它究竟有多大,总之陶星说他自己来了京城三年,到现在还京城西边的七环和六环转悠,他还说,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在五环内买一套房子,然后成为一名歌手,能够发行自己的专辑,并让更多的人听到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

        我们在宽敞的马路边行走的时候,陶星还不时哼上几句,说句实在话,他的嗓音听着比看他的脸要舒服多了。

        白石村所处的位置是一个马上就要开发的片区,原先的住户都被统一迁徙,分到了一大笔钱不说,还从土坯房住到了高层格子间里。

        这里四周的房子都被推平了,站在马路边,远远看过去到处都是平坦黄土和正在兴建的工地。

        陶星见我看着那些大型机械和钢铁工地发愣,拍着我的肩膀笑道:“雨哥,我看你这身板健硕得很,要不你先去工地干段时间吧,这年头就算是搬砖工资收入也不错呢,而且人家还包吃住。”

        我笑着摇摇头,说自己暂时不缺钱。

        又走了一小段,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画面。眼前是一个很大的工地,工地一片平坦,就连旁边的小山包都被夷平了一半,可是在工地西北角,在距离被夷平山包几十米的位置,竟然有一个老宅子安安稳稳地座落在那里,而且宅子四周还有稀疏的林木。

        见我一直看着那套老宅子,陶星当即解释说:“你一定是在好奇那套宅子吧?”

        我点了点头,而陶星则是带着我一边走一边说。

        那套老宅子叫柳宅,宅子的主人是谁至今没有人知道,很多老一辈的人都说自他们记事的时候,柳宅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它一直大门紧闭,从来没有人进过。

        在那个十分特殊的年代,曾有不少威风凛凛戴着红肩章的人破门而入,只是他们进去不到半个小时就屁股尿流地出来了。

        陶星在提到“屁滚尿流”四个字的时候,还做了特别的解释,说那些人真的是大小便失禁跑出来的,当时四周有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狼狈的样子,而那些人现在都成了爷爷奶奶,以前陶星刚来的时候,白天闲着没事干就跟他们唠嗑,因此知道一些信息。

        那之后,有专人过来在柳宅门口贴了封条,还挂上了牌子,示意任何人都不能入内。

        根据附近的老人说,那宅子很邪乎,一般的小偷劫匪就算被警察追,也不愿意进去,不过,十几年前倒是有一个外地来的小偷,他在得知柳宅的很多传说之中,就打起它的主意。

        结果那个人进去之后,第二天他就跟十字架上的耶稣一样被钉在了墙壁上。

        见我听得入神,陶星又笑着说:“我再告诉你一个更有趣的事情,而且这件事还是在三个多月前发生。”

        陶星告诉我,这个位于山脉边的别墅、排屋、高层综合小区是京城一个很厉害的大人物的名下项目,据说投资了上千亿,意图打造京城城西最高质量的居住环境。

        结果在他们大兴土木准备打地基的时候,遇到了第一个难题,就是这柳宅。

        他们一开始在柳宅四周作业的时候倒还相安无事,可是当机器接近柳宅四周十米范围的时候,诡异的事情频频发生。

        诸如工人被高空抛坠物砸伤,负责柳宅旁边区域的工人集体食物中毒等等,在过去的半年里,负责柳宅这块区域的工人就整整换了五批。

        其中最为严重的是事情是,有三个人工人在柳宅旁边的林子里抓了一条大腿肚粗的巨蛇,他们三人禁不住嘴馋,竟将那大蛇扒皮取胆,还将蛇肉给炖了。

        结果当天晚上,吃蛇的三个人离奇死亡,有一人全身发黑、口吐白沫,中毒身亡有一个则是内脏被挖空,而表面却没有丝毫的损伤最后一个死得最惨,他被发现的时候,人是吊在柳宅门口的一棵歪脖子树上,当时他身上的皮全部都被扒了,那裸露在外的血管和肌肉不知道看吐了多少人。而且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当他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竟然还没死,而是被人送到医院的半道上死亡的。

        这时候,我和陶星已经站在距离柳宅几十米开外的道路上,陶星指着柳宅四周的一个铁围栏说:“现在柳宅已经被包围起来了,暂时不会动它。”

        “暂时?”我有些诧异,这都已经出了这么多事,他们竟然还不死心。

        陶星笑着对我说:“雨哥,人家投资了千把亿啊,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老宅子而放弃。”

        我点点头,想想也是,如果是我,我也不甘心。我转头问陶星:“既然开发商老板是京城的大人物,为什么不找高手来解决这件事呢?”

        陶星耸耸肩:“之前也找了几个所谓的大师,结果死了一个,然后就再没有人来了。”

        小狐狸也从我怀里探出半个身体来,它那小爪子就按在我的衣领,看了柳府几眼之后,扭头看着我。

        与它对视的时候,尽管它没有像平时一样比划,但仅仅只是一个对眼,我就已经明白它的想法。

        柳府,蛇,这两个词汇一加起来,很明显就是咱们东北的五草仙,柳仙了。

        在师父给的“半仙手札”里,提到了很多跟草仙交流的方法,同时也说明一点,草仙并非真仙,但是民间供奉了它们,成了信仰之后很自然而然地在它们后面家了一个“仙”字。虽然从本质来说,它们并没有脱离“妖”这个阶,但也已经“非妖”了,所以它们做事不会肆意妄为,而颇讲究章法,并且还会遵循民间法律。

        仙和妖最大的区别在于,一般人触犯仙家,会受到程度不一的惩罚,但大多不会伤及人命,毕竟人命由天定,害人有伤天和而妖则不会顾忌这些,它们肆意而为,而且七情未断,六欲未绝。

        所以,这个柳府里面,居住着的应该是东北柳家的旁支,就跟之前的李大昆一样,他对灰老五俯首帖耳,是东北灰仙的旁支,但他同时又肆意妄为、作恶多端。

        柳府里面那位和李大昆相比,却又好了很多,毕竟它不主动侵害别人,只要别人不招惹它,大家相安无事,上走阳光道,下过独木桥。

        不过,这件事跟我显然没有关系,毕竟我不打算在工地里板砖。

        师父留给我的那张纸条,是让我先在京城扎根,我想来想去,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在京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慢慢寻找师父的下落。

        眼瞅着马上就过年,单位都放假,招工什么的也要等明年再说,我也只能暂时住在砖房里。

        绕了一圈,知道午饭时间我们才回到砖房。

        “梅子,我们回来啦。”

        一进家门,陶星便寻找叶子梅的身影,我则是习惯性地走向厨房,可是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不由得吓了一条,叶子梅竟然倒在了地上!

        我和陶星第一时间带着叶子梅直奔最近的医院,在医院的急症室,检查完毕的医生说叶子梅这是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动手术,否则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所谓患难见真情,陶星被背着叶子梅从砖房出来之前,把他的全部家当都带出来,就装在一个信封里。一听要动手术,他手脚忙乱地从怀里取出信封,跑到收费处去办理手续。

        只是他刚刚跑过去,不到两分钟又迅速冲了过来,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说:“雨哥,雨哥!你帮帮我!我钱、钱钱不够,我”

        我这还没有开口呢,小狐狸忽然动着小爪子,拼命扒开我的内衣,很快就从我内衣的缝兜里把装着两千多块钱的布包给叼了出来。

        看着趴在我衣领口,那忽闪着明亮眸子的小狐狸,陶星在愣了几秒之后,急忙对着小狐狸行了一个大礼,接过布包,转身冲向收费处。

        看着他狂奔的身影,我不禁伸手抚摸着小狐狸的头,长长一叹:“若若啊,你这可是一下子就把咱们几个月的伙食费都拿出了哦。”

        小狐狸微微仰着头,那乌溜溜的眼珠子泛着一丝丝光芒,那意思是说:“你再赚呗?”

        我不禁伸手在它的额头上轻轻点了点:“你呀,真是个败家娘们。”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30804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