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9章 彳岳卩、兽 感谢“御影随心”的打赏

威尼斯网上平台

        小狐狸迅速蹿到我身上,就坐在我的肩头,一边摇晃着小尾巴,一边对着我比划。

        旁边众人除了我师父仿佛见惯不怪之外,其余诸人纷纷用一种惊奇目光看着小狐狸。

        四婶虽然已为人妇,而且女儿也即将成年,但她仍旧保持着一颗少女心态,眼见小狐狸模样如此可爱、俏皮,她不禁对着我问:“夏雨,这小狐狸在比划什么呢?”

        我正想开口呢,一旁的师父就替我说了:“这小东西说,身为小夏雨的伙伴,她会在这方面严格把关。”

        师父这话一出,旁边众人纷纷笑出声来,都认为他是在信口开河。

        只有四叔微微皱了皱眉,他原本想说什么,但这时候小狐狸却忽然从我的肩膀上高高跃起,它半道上跃到查凌的肩头,再跳入程慕晴的怀里。

        程慕晴正觉得诧异呢,小狐狸又对着我瞎比划。

        如果是平时不明白它想表达的意思还好,而要命的是,这一次我竟然破天荒地明白了。

        它的意思是说,程慕晴是个不错的对象,让我好好加油。

        加油个鬼啊!

        急忙上前两步,在程慕晴还没明白过来之前,迅速伸手揪住它脖子上的柔软部位,将它直接提了起来,随后用左手抱着它,伸出右手的手指在它可爱的小脑袋上戳了戳,并附上恶狠狠的一句:“再乱说话,我就把你关在笼子,饿你个三天三夜?”

        小狐狸摇晃了一下小尾巴,那睁圆的小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

        不仅是秋子和四婶,就连程慕晴也是满怀爱心地看着它。

        而我师父则是忽然说了一句:“你舍得?”

        我撇了撇嘴:“我说师父,您就别帮腔了,行不?”

        老货吟吟一笑,他用手肘捅了一下我四叔,将水缸的盖子打开,指着里头那硕大的巨型老鼠。

        “这只老鼠老头不小啊。”

        听师父这么说,四叔急忙问老鼠的出处。

        师父没有立即说话,反是转头叫我带着三个男人抬着水缸到后山,挖个坑把它给埋了。

        我当即就问师父,既然要埋,为什么还要抬着水缸。结果老货拍了我一脑门,故作严肃地说:“只要是我吩咐的,你小子尽管去做就行了,别问那么多为什么。”

        第一次见到师父发火,我吐了吐舌头,和旁边的华哲、查凌一起提着水缸朝着后山走去。

        陈思怀明显不想离开程慕晴的视线,师父倒也干脆,让四叔也顺便将程慕晴三人都支开了。

        挖坑设置陷阱是我的强项,因此我也没有让这五位来自京城的公子小姐们动手费力,只是让他们在旁边站着。

        虽然不明白师父的意思,但既然他这么说了,我最终还是有些心疼地将大水缸给放进坑里,这才一铲一铲地将土坑给填上。

        干完活回到家里,师父已经离开了,他托四叔转述,让我处理好事情之后,就去他家里一趟。

        同时,四叔也带着程慕晴等人回了家,他的脸色有些低沉,而且眼眸之中隐隐带着厉色,这是平时极难见到的。

        当我抱着小狐狸经过师父院子外拱桥的时候,发现师父并没有躺在摇摆椅上。

        今天的太阳比平时都要烈,这老货平时都会悠哉悠哉地躺在上面,今天不见人影,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过了拱桥我就喊了他几声,但他没有回应。

        推开虚掩的门,我又朝里头喊了两声,还是没有应答。

        我正觉得奇怪呢,小狐狸忽然从我的怀里跳了出来,落在饭桌上。

        桌子上面放着三样东西,第一个是帆布袋,白色的帆布袋,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帆布袋上竟然还画着一朵鲜花,一朵手工画的鲜花也就罢了,可问题是鲜花下面为什么要整一坨牛粪!

        我一脸嫌弃地提起白色帆布袋,却发现还挺沉的,里面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瞅了一眼,里头没有一样值钱的。

        桌子中间是一本书,呃,姑且算是书吧,其实就是乡里物资交流会地摊上五块钱一本的线装书。

        书的封面是最为常见的蓝底,上面写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然而,那第一个字我就给难住了,怎么看都像是个错别字,一个我还不知道怎么读的错别字。

        它乍看之下像是个“御”字,但是,仔细一看却又不同,这个字是由“彳chì”、“岳”、“卩ié”拼在一起的,两个字分别是——彳岳卩、兽。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师父这老文盲把字写错了,应该是“御兽”,可是随手翻开书页之后,却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彳,是慢慢行走的意思。

        岳,代表着高山。

        卩,通节,它的意思就有很多了。

        这三个字合在一起,其义自现。

        这五块钱一本的线装书原先是空白的,但这一本里面却写了密密麻麻、歪歪扭扭的文字,有些甚至还有图案,虽然图案也跟字一样丑。

        总的来说,这是一本“半仙手札”,里面记载许多禁忌、邪祟等杂七杂八的信息,同时还注明了破解方法,我翻得很快,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上书两行腋毛一样歪歪扭扭的字——假如有雷同,耗子遇瞎猫万一不管用,撒腿把命逃。

        这老货!

        最右边则是放着一封信,信封没有上浆糊,我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好嘛,还是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知道是师父写的。

        “乖徒夏雨,展信佳。我外出寻徒二十多年,来夏家村算算时间也有两年了,这段时间里,一直都在关注你的成长,也从各个方面对你进行了一番了解,老天垂怜,你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我收徒的要求,我们彳岳卩兽一脉不至于断在我手里。”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有想到师父来到夏家村竟然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徒弟。

        小狐狸显然看出了我的困惑,它跳到我肩膀上,比划了几下,示意我继续看下去。

        “我收徒的原因和条件这里就不多说了,总之你完全符合,并且已经通过了入门测试。你现在一定在想,你不过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山娃子,学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根本没啥子用处。为师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你想找到若初并娶她为妻,这些知识非但有用,而且还不够另外,除了娶媳妇,你还有一件事要去做,这件事和你父亲的死有关。”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不是恐惧,而是震惊,还有愤怒!

        师父信里的文字虽然轻描淡写,但每一个信息对我来说,都无疑是重磅炸弹!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爹是被山里的猛兽吃了,作为一个猎人,这是我们的归宿,任何人都不会有怨言。

        小狐狸用柔软的尾巴轻轻地摩挲着我的脸,我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它。

        它似是感受到了我的内心,睁圆水灵灵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我。

        看着它,我不由得哂然微笑,伸出手轻轻地揉着它可爱的小脑袋瓜:“放心吧,我毕竟已经不再是孩子了呢。”

        继续看信,到这里,信也差不多到尾部了。

        “你若想知道你父亲死亡的真相,可以去询问你四叔,不过我想他肯定不会告诉你,毕竟这件事对你来说还是太过于凶险。而剩下唯一的线索,就是你母亲。”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信最后一段看完。

        “徒儿,你若是想要离开夏家村,前往外面寻找若初,这一关一定要过,待这件事解决了,随你四叔来京城找我。”

        放下这一张沉甸甸的信,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并不乱,反倒是一片清明。

        而且,之前几年的生活却给我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在这山村里终老,打猎为生,攒钱娶个媳妇,然后等死。

        可是师父这封信却好似给我指出了一条道路,一条我看不见前面光亮,更分不清脚下的道路。

        而这条路,我似乎已经踏在上面了,再没有回头的可能。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2907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