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5章 她不是人 感谢“是白还是金”朋友打赏的神笔

威尼斯网上平台

        不知道为啥,从师父家里回来,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在经过四叔家门口的时候,就听他们家客厅里传出嘻嘻哈哈的谈笑声,里面也有四叔和四婶的声音。

        听得出来,他们很开心,因为从来没有听四婶大声笑过,她自从大城市回到这小山村之后,很多时候都会躲在角落里偷偷地哭。

        我以前听四叔家的小妹说过,她姥姥家是书香门第,四婶是正儿八经的名门闺秀。她和四叔是大学同学,两人一见如故,在大学里谈了四年恋爱之后,牵手走出校园,一开始他们的婚姻并不被四婶娘家人看好,对方也曾强烈反对过。

        四婶虽然只是一个弱女子,但她也有强势的时候,正是因为她的强势和坚持,赢得了爱情,也赢得了家人的体谅和祝福。

        来自小山村的四叔也不负众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相应的职位和荣誉。只是谁都没有料到,四叔奋斗了十多年,最终会落寞地回到这小山村,当一个茹毛饮血的猎户。

        从四婶和四叔的笑声里,我听出了如释重负般的心情和对美好未来的展望。

        我没有进去,因为一直以来,我只是他们的负担,而且刚才离开的时候,师父也跟我说了,一旦所谓的试炼开始,那么距离我走出小山村,寻找若初的时日就不远了。

        和以前一样,吃饭的时候,我让小狐狸上了桌,小狐狸虽然表现出来没有若初那么灵活,但它显然也通人性,而且当我与它对视的时候,真的能够感受到它的喜怒哀乐,这一点是之前和若初相处时不曾有的。

        不过,它有一点倒是和若初一样,就是无论我煮什么,它都吃,而且吃得津津有味。明明我都觉得咸齁了,它仍旧摇晃着小尾巴,一边吃,一边朝着我眨巴乌溜溜的眼珠子。

        吃过饭,闲来无事,

        坐在后院晒太阳的时候,小狐狸就蹿到我怀里。

        我当时就纳闷了,怎么都喜欢卷着小尾巴窝在我腹部,也就是肚脐眼的位置呢,之前若初也是这样,看来狐狸一族都喜欢这个体位,呸,位置?

        头顶的阳光不要钱地倾斜下来,暖得让我连连打了三个呵欠,小狐狸也学着我的姿势打呵欠,我见它模样可爱又滑稽,不由地伸手挠了挠它的头。

        它则是一脸享受,而我觉得闲来无事,就是从屋里拿出梳子,开始个小狐狸梳理毛发。

        不多时,门口就传来四叔的声音,我抱着小狐狸走到门口,见门外站着好些人。四叔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四婶也穿着一件得体大方的女士套装,尽显女人落落大方的气质与韵味。

        另外,程慕晴五人也在,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准备要下山了。

        四叔跟我说要去一趟镇里,问我要不要去。

        我笑着摇摇头,说这两天还要跟师父学习一下基础知识,而且带着小狐狸去镇里不方便。

        在说到小狐狸的时候,那性感女人一直盯着我怀里的小狐狸,满脸的恋恋不舍。

        让我略感意外的是,程慕晴那个看起来跟冰山一样的女人竟然走到我跟前,对着我当面道谢。

        我笑着说没事,小狐狸则是跳到她身上,在她的肩膀上打转。

        那个叫华哲的男生见了,不由得笑说小狐狸在吃女神的豆腐。我则急忙解释,小狐狸是母的,刚才给它梳理毛发的时候发现的,虽然它有些害羞。

        程慕晴显然也没有在意,待小狐狸跳到我身上之后,四叔则带着他们离开了。

        这些人对我而言,不过只是匆匆过客,彼此应该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他们一经离开,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坐在阳光里,小狐狸似乎很享受我对它的贴身服务,梳着梳着,它竟然睡着了。

        看着怀里熟睡的小狐狸,我的心思不由得飞到了天边,脑海里也不自禁地浮现出那白色的身影,嘴里也轻轻呢喃:“若初,你在哪里呢?”

        不知道是听到了我的声音,还是在做梦,怀里的小狐狸那可爱的耳朵忽然颤了一下,我见着可爱,又开始逗弄它…;…;

        夜幕很快就降临,在我准备关门的时候,发现有一个梳着一头长辫子的女人,怀里抱着襁褓,从门前走过。

        这人从来没见过,至少不是我们两个村子的人,我见了不禁问她找谁,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尖细,听起来也有一些刺耳。

        她说找的是我四叔,我伸手指向山坎上的屋子,说那是我四叔的房子。

        她点点头,抱着孩子,步履细碎地走了过去。

        见她有些奇怪,我就站在门口看着,她走到四叔家门口之后,伸手拍了拍门,但里头没有人应。

        想到四叔和四婶都去了镇子,眼下天都快黑了,而他们家里仍旧没有亮灯,可见今天晚上是不打算回来了。

        这白天有阳光倒还好说,只要衣物穿得够厚就能御寒可是到了夜里,那外面可是零下二十几度啊。

        我急忙上前,问她来找我四叔干什么,她说她是四叔母亲的远房亲戚,眼下家里出了一点事,暂时要来四叔家里住一段时间,而且她来之前也已经打电话通知四叔了。

        我抓了抓头,暗想四叔估计是忘记了,而且她也没有说什么时候过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巧。

        我又问她在村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亲戚,她摇摇头。

        没有办法,我只能让她暂时在我家里过夜,虽然村子里的人算起来都是亲戚,但还真没有多少人愿意收留一个女人和孩子。这并不是说山里人淡漠,主要是眼下临时去找别人也不方便。

        再说我和四叔住得近,家里虽然破烂,但空房间和被褥还是有的。

        我爹娘的房间一直都是空的,另外,家里还有一个客房,我让她住在客房,并且将被褥都给她扑上。

        她来的时间刚好是饭点,见我炒菜,她也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的都是鱼干,她说这是自己家里晒的。

        我也不拘泥,取了几条,放点辣椒和白菜就炖起了鱼干汤。

        四碗菜上桌之后,我则是站在后门口朝着外面逐渐变黑的后山看去,女人问我怎么不进屋,我笑着说在等一个小家伙。

        她刚想问是什么小家伙,结果小狐狸就从不远处蹿了出来,她径自跳上我的肩膀,嘴里叼着一根野山参,讨好似地摇摆着毛茸茸的尾巴。

        这小狐狸跟若初一样,总是喜欢往后山跑,而且对后山还很熟悉,后山好像就是它家一样。

        我宠溺地抚摸着它的头,笑骂着说它要是再晚一点回来,就只能吃冷饭冷菜了。

        而就在我带着小狐狸进屋的时候,小狐狸全身毛发忽然炸立,尾巴也同时立起,做出了进攻时的状态。

        眼见小狐狸对这素不相识的女人做出这样的动作,我急忙将它抱入怀里,让它不要闹,这是四叔的亲戚,也是我的客人。

        小狐狸眼珠子一转,虽然没有对女人予以好脸色,但明显没有一开始那样剑拔弩张了。

        吃过饭,女人说要给孩子喂奶,就进了房间,而我则是清理碗筷。

        这时候,小狐狸忽然跳到桌面上,对着我比比划划。

        我一开始还不懂它的意思,但是在与它对视的时候,慢慢地我觉得自己的心跳频率冰块了,并且从小狐狸的眼中读出了一种令我骇然的信息。

        将它抱了起来,我对着它的耳朵小声问:“你的意思是说,她不是人?”

        小狐狸急急点头。

        我虽然有些困惑,但小狐狸应该不会骗我,而且狐狸有灵性,它认定的东西应该没错。

        我又小声地问:“那她是什么?”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28403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