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4章 师父、涂山氏、干瘪老头

威尼斯网上平台

        李大昆老家是山下的仙桥乡,他平时都住在镇里,极少来乡下,更别说上山了。

        能在这里见到李大昆,我自然是惊讶的,但同时更多的是困惑,他来找我师父干什么?

        隔着比较远,我听不清他们说话,只能加快脚步。

        这时候,我发现李大昆侧过身,从他身后走出了一个头发花白,还拄着柺杖的老头。那老头虽然人看上去蔫不拉几的、干瘪得跟快进棺材一样,但身上的穿着却很是讲究,跟那富贵人家的长辈有着很大的出入。

        很快我就到了山溪边,前面不远处就是木桥了。

        那老头慢慢走到我师父跟前,开始跟我师父交谈,他们前面讲的话我听不清楚,当我走过木桥时很自然发出了声音,李大昆等人也转头朝着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在夏家村我只是一个小角色,我自认为李大昆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认识我,结果没成想他一看到我,眉头就拧了起来,并且叫了出我的名字。

        “夏雨,你来这里干什么?”

        李大昆竟然认识我?

        不对啊,我跟他从来没有正式碰过面,他怎么会知道我,而且只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我?

        我抱着小狐狸快步走到师父边上,此时我后背挂着猎弓,腰间也别着猎刀,李大昆身边的混子见了迅速将我围了起来。

        这些混子都是外乡人,我扫了他们一眼,冷声说:“哥几个,这里可是夏家村,奉劝你们手脚干净一点,别到时候狗毛都被秃噜了,这儿可没地给你们喊冤。”

        “这小子挺横!”

        “削他!”

        距离我比较近的两个混子看了李大昆一眼,见李大昆没有反应,当即迈腿上前,一左一右地挥拳朝着我的面门砸来。

        我不常打架,不是因为不打,主要是我认识的人并不多,而知道我的人很少跟我动手,因为他们知道跟我动手的下场。

        一个箭步上前,身体迅速左倾,在避开两人拳头的时候,同时右脚高抬,对着右边那人的脚背狠狠下跺!

        “咔!”

        明显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

        哦,忘记说了,因为山道湿滑,我们猎人的鞋子底都会嵌上一些毛糙的铁片,被这玩意儿踩一脚,忒疼!

        在右边男人下蹲惨叫的同时,我的左手也上抬抓住左边混子的手臂,顺势将他往我这便一带,同时右手掐顶他的腋窝,稍一用力就把他整个人都丢了出去。

        剩下的混子想要围上来,却被李大昆制止,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

        “夏雨,早就听说你小子很能打,而且下手没轻重,看来你小子也是个狠人呐。”

        我撇撇嘴,懒得跟他废话。

        那干瘪的老头子见我怀里抱着小狐狸,眼色当即变了变,他笑吟吟地看着师父,用一种仿佛铁锅里炒沙子一样的声音说:“杨老二,这是你的徒弟?”

        我师父仍旧是悠哉悠哉地摇晃着椅子,他的视线始终看着头顶那片蔚蓝的天空。

        很快他便停了下来,嘬了一口烟枪,对着眼前的干瘪老头子吞云吐雾:“是与不是跟你有几个鱼蛋关系?另外,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你特么大老远地过来,连个酒坛子都不带,是几个意思?”

        “你这老东西,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脾气还是这么臭。”干瘪老头脸上笑容不减,他对着师父说,“你要喝酒还不简单么,只要你把明月珠交给我,我马上让人把你的茅屋子都堆满酒!”

        “明月珠?那是什么东西?”

        我师父一脸茫然,还特意转头问我,我也摇摇头,说自己没听过。

        在干瘪老头提到明月珠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争气地跳动了一下,因为它让我想到了若初。

        “杨半仙,你若是识相的,就别装疯卖傻,明月珠你拿了也没用,还不如爽快点交给我们,大家交给朋友,以后你到了镇上,我自然好酒好菜招待!”

        李大昆似乎也有些腻烦了,他本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如果不是干瘪老头一直压着,恐怕早就让人动粗明抢了。

        我师父抓了抓头,对着李大昆打迷糊:“你说的那明月珠究竟是个什么货色,你好歹描述一下嘛,我若是真有,给你就是了。”

        李大昆和干瘪老头对视一眼,他们显然不知道我师父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我见李大昆一直强忍着,这对于他来说是极为难得的,毕竟在我们这一代,李大昆算得上是要风的风,要雨得雨。

        他紧握着拳头,对着师父说那是一颗会发光的珠子,白天看起来像是一颗珍珠,大概大拇指的指甲盖大小,到了晚上就会发出跟月亮一样皎白的光芒。

        我师父点着头,笑着说:“哦,那颗小珠子啊,我送人了。”

        “送人!?”

        这话一出,干瘪老头眼眸之中精芒闪现,他死死地盯着我师父。

        “你送给谁了?”

        我师父仍旧是一脸无所谓,他嬉皮笑脸地指着我怀里的小狐狸:“如果我说把珠子给这只小狐狸吃了,你肯定不信,所以我只能说实话,那颗明月珠送给涂山氏的大小姐了。”

        在听到“涂山氏”那一瞬间,我明显看到干瘪老头的瞳孔颤抖了一下!

        他的声音也变得愈发犀利:“这不可能,先不说涂山氏的大小姐,就连最普通的涂山狐都不会来这个偏僻的小山沟!”

        我师父笑容不减地呛了他一句:“所以我来了啊。”

        “你…;…;你不过只是一个浑水摸鱼的杂碎,就凭你跟胡家那一丁点的微薄关系,如何能够请得动涂山氏的大小姐?”

        我师父耸耸肩:“信不信由你。”

        李大昆这时候仿佛想到什么,他俯身在干瘪老头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那干瘪老头听了当即转头看向我,目光灼灼地问:“小子,听说你之前养了一只毛色纯白的狐狸?”

        我点点头,也没有遮掩什么,毕竟这件事全村的人都知道。

        干瘪老头又急忙问那只白狐去哪了,我半低着头,伸手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小狐狸。

        我不想说话,我师父则是替我补充了:“我说你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你看我徒弟怀里抱着再普通不过的黄狐狸就知道了,涂山氏是我们这种微末小民能够高攀的么?大小姐自然是走了咯。”

        李大昆显然对涂山氏这三个字有些疑惑,当即小声询问,结果他刚开口就被干瘪老头恶狠狠地给瞪了回去。

        李大昆那样的人,被干瘪老头瞪得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忙后退两步,避开干瘪老头的视线。

        干瘪老头又看向我,他眯起了双眼。

        “哎哎,你老小子可别想坏规矩,我这徒弟才刚入门,连道黄符都画不全。”

        干瘪老头一改之前的轻松写意,目光阴冷地看着我师父:“杨老二,这次我认栽!”

        说着,干瘪老头转身就走。

        只是他才走两步又微微侧过头,用一种如同针芒一样的目光盯向我:“小伙子,你千不该、万不该,认了这糟老头为师。”

        说完,他拄着柺杖,带着李大昆等人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被干瘪老头那一瞪,心里总感觉毛毛的,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而我师父这时候则轻轻踢了我一下,咧嘴一笑:“徒弟啊,你的人生第一次试炼,开始了。”

        师父的话,我自然是听不懂的,谁让他是算命的呢,算命的人说话大多都是这样。

        只是干瘪老头看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为什么他一听到涂山氏这三个字会有那样的反应?好像他不仅忌讳,更是多的是害怕,源自灵魂深处的害怕,惊恐!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2831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