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3章 魍、伥鬼、为虎作伥 感谢“小狐仙森”3杯美酒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怀里的小狐狸也迅速跳上我的肩头,对着我身后的东西呲牙咧嘴。w.ius.co

        转过身,发现刚才在半道冲下来吓唬我的白脸女人就在眼前,几米外的树丛里,她只冒出半个身体,直直地看着我们。

        “喂,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明知道老虎要吃人,还把我们引过去!”

        华哲一脸愤慨地走上前,半道上却被我扯了回来。

        “你别拦我,她虽然是女人,但绝对不能让她逍遥法外,今天要不是猎人大哥舍身救我们,恐怕大家都玩完了。”

        然而,华哲还是没有上前,性感女人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急忙伸手上前,死死地拽住他的衣领,不停地摇头。

        “怎、怎么了?”华哲惊讶于身边诸人的反应。

        等他那眼镜帅哥伸手指向白脸女人身下的灌木丛时,华哲才发现,白脸女人竟然只有上半身!

        此时白脸女人缓缓飞了起来,只是她似乎被什么东西牵扯着,无法飞远,只能在陷阱四周徘徊。

        受到华哲的责骂,她掩脸哭泣,那声音听起来分外阴森,即便有六个人站在一起,但我们还是不自禁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对着旁边五人说:“我们回去吧。”

        “回去?”眼镜帅哥不解问,“为什么回去,先不说陷阱里的老虎会不会跳上来,单单这个东西就会让我们个个都寝食难安。”

        “老虎已经丧失行动能力了,以它的伤势,应该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说着,我看了一眼那在半空之中飘飘荡荡、隐隐约约的白脸女人,“她只能在老虎四周徘徊,通过哭声,或者呼救声吸引别人过来。在这半夜深山里,也只有你们这些城市人会被吸引。等明天天亮了,我会通知其他猎人过来,一起把老虎处理掉。”

        性感女人指着半空中只有一半身体的东西,小心翼翼地问:“那她呢?她、她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眼见五人同时转头看向我,我轻轻一叹,对着他们说出了四个字,为虎作伥。

        没错,这个白脸女人就是伥鬼。

        这几天闲着没事干,在跟师父聊天的时候,他会跟我说一些所谓的“入门基础”,这个基础指的是一些民间禁忌、灵异信息和最为简单的避免和解决的方法。

        根据师父所说,这伥鬼属于魑魅魍魉中的魍。

        这个魍,通迷惘的惘。

        指的是那些死后失了心智的东西,伥鬼就是其中之一。

        从字面意思解释,为虎作伥就是说一个人被老虎吃了,然后他就变成了伥鬼束缚于老虎四周,无法去更远的地方,同时他还会帮助老虎吸引更多的人过来供它吞食。

        师父在这个解释后面又添加了一个信息,他说,万物皆有因果,伥鬼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解脱,为了找一个替死鬼。只要她召唤来一个代替她当伥鬼的倒霉蛋,那么她就解脱了,能够再入轮回。

        当我解释给他们听之后,这些人都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伥鬼。

        我懒得管这些,抱着小狐狸朝着营地走去。

        对我来说,最为惊喜的莫过于小狐狸的出现,在那样的情况下,它竟然会为了我而扑上去数倍于它的山大王扑咬,单单这份恩情,我实在无以偿还呐。

        回到营地,那五个人的话相对少了一些,我也不在树枝上,干脆就坐在篝火旁,逗着怀里的小狐狸。

        对于小狐狸的忽然出现,他们也显得很诧异,显然没有想到一只小狐狸竟然有胆量跟老虎撕咬。

        性感女人似乎一直想抱小狐狸,而小狐狸却不怎么理会她,反而时不时会朝着程慕晴看几眼,显然对她很好奇。

        程慕晴也自然感受到了小狐狸的目光,几次之后,她对着小狐狸拍了拍手,并且扬了扬手里的牛肉干。

        不知道是被美食吸引,还是想跟程慕晴套近乎,小狐狸从我怀里颠颠地跑到你程慕晴跟前,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

        小狐狸的每一个动作都能与我记忆中婼楚的动作重合,但我很清楚那不是若初,它只是跟若初比较相似的黄狐狸而已。

        我对狐狸的习性不是很了解,也许每一只狐狸的动作都是这样的吧。

        第二天一大早,四叔就出现了,当他得知昨天晚上我们与山大王有一场恶斗的时候,当即面色紧张地看着我,问了很多话,大多都跟我的身体有关。我笑着说没事,是小狐狸救了我。

        见我怀里又多了一只黄色的小狐狸,四叔显得有些好奇,并且问我这小狐狸是哪来的,我把小狐狸的来历告诉四叔之后,四叔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拍着我的肩膀,让我以后好好照顾小狐狸。

        就算四叔不说,我也打算一直照顾小狐狸,昨天晚上那个画面恐怕这辈子都不会从我脑子里抹去。

        待四叔看向程慕晴五人的时候,那程慕晴显得有些激动,径自从两米高的山坎上跳下来,对四叔行礼并喊他“夏叔叔”。

        还真没想到,程慕晴竟然跟四叔是旧识。

        四叔一开始还有些发愣,在仔细观察程慕晴之后,这才笑着说:“原来是小晴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慕晴说她是专门来找四叔的,她欲言又止,显然有些话不能对着我们说。

        四叔也没有多言,带着我们去处理老虎。

        在看到陷阱里的老虎时,四叔至少愣了五、六秒,他转头问我,而我则把整个过程都跟他说了。

        之后四叔则是长长叹了一口气:“你们啊,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老天眷顾。”

        四叔看向我,对着我说:“夏雨,你还记得我们去年在第四道山梁的山洞过夜时,跟你提到的那只吊睛白额老虎么?”

        我点点头,四叔以前说过,后来我跟七叔和其他猎人聊天的时候也听到了不少跟它有关的传说。传说那只吊睛白额虎已经活了上百年,而且嘴里至少夺走了几十号人的性命,其中有很多都是山中的猎人。

        它最近的传说,是十年前袭击了一支从省城来的登山队,当时登山队有十一个人,结果死了三个人,另外八个人伤势不一,最严重的还失去了一条腿。

        “叔,那吊睛白额虎不会就是下面这位吧?”

        四叔点点头,他伸手指着老虎左边脊背上有些凌乱的毛皮说:“看到那个伤疤没有?那是你爷爷,也就是我二大爷用火铳打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火铳里的弹珠兴许还在它的皮肉里。”

        “哇塞!这么说我们这次是为民除害咯?”华哲兴奋得手舞足蹈。

        结果,程慕晴一句话泼了他一头冷水:“这东西应该是西伯利亚虎,也就是咱们所说的东北虎,它早已经被列入华盛顿公约和世界自然保护,是濒危物种,我们杀了一头活了几十年的东北虎,要是被动物保护协会知道,够枪毙你几回的了。”

        我撇了撇嘴,懒得跟这女人争执,在我们猎人眼里,只有猎物和猛兽,其余还不如一坨牛屎,牛屎能当肥料,那些公约废纸连一个番薯都捂不熟。

        眼镜帅哥推了推眼镜,对着四叔问道:“夏叔叔,老虎的年龄一般只有二十年吧,这只老虎是不是变异了?”

        四叔摇摇头,说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没有见过这头老虎,只是听老一辈人提及而已,没有想到它竟然真的还在。

        不过,老虎已经死了,尸体也冷了。

        这个陷阱是我们辛苦挖的,给它做坟算是浪费了。

        我们一起把老虎吊了上来,埋在了一个倾斜的小山洞里。

        埋完老虎,性感女人对着四叔小声问了一句:“那、那个女的晚上还会在这洞附近哭吗?”

        眼见四叔不明白性感女人所说,我做了一下简单的解释,四叔听了之后不由得转头看向我。

        我抓了抓头,苦笑着说:“叔,你别看我,我才跟师父学,还没几天呢,不清楚这老虎死后,伥鬼会不会因此而得到解脱。”

        四叔想了想,让我下山之后去问我师父,如果伥鬼解脱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反之,我则要再回来,把这件事完全解决,我点点头,应下这件事。

        自己的屁股自己擦,这句话我爹从小就告诉我。

        虽然时间还有很多,但程慕晴并没有继续在山上,四叔则是带着他们下山了。出了二道山梁,我就跟四叔他们分开了,抱着小狐狸朝着我师父的住处走去。

        当我从山坎上看向我师父住处的时候,发现他院子里站着几个人,隔着老远看不清楚,但感觉他们站的位置不太对,这才偷偷摸了过去。

        走近之后,我才发现,有一个身体健壮却也十分肥硕的中年男人坐在院子中央,他身边左右站着四个人,而我师父则仍旧躺在摇摇椅上,身材自若,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那肥硕的男人我不用看他的脸就知道他是谁,这个人正是十里八乡无人敢惹的李大昆!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28314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