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21章 黑暗中的呼救声

威尼斯网上平台

        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w.ius.co

        这是当年开发北大荒时的真实写照,所谓的棒打狍子,指的就是我们现在要干的事情。

        那是一头小狍子,显然是第一次遇到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它逃离一段之后就折了回来,还蹦蹦跳跳的,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有无常的哭丧棒在等这它。

        姓程的女人反应很快,根本就不需要我提醒,在小狍子蹦跳到她身前的时候,只见她猛然起身,对着小狍子的后脑勺就是一闷棍!

        “呀,真打到了啊!”

        眼见姓程的女人一棍就将小狍子打晕,那性感女人和身边三人急忙围了过来。

        就在五人围着小狍子啧啧出奇的时候,我则是从腰间拔出猎刀,准备拖着小狍子到河边处理掉。

        然而,两个女人却是拦在我身前。

        “你们干什么?”我有些纳闷。

        “你不能杀它!”性感女人先开腔。

        我就问她为什么。

        “它、它很可爱啊。”

        我苦笑着摇摇头,指着远处已经站在山头上的落日说,再过个把小时天就完全黑了,眼下想要再碰到猎物很难,小狍子是六人唯一的口粮。

        姓程的女人十分干脆地说了一句,野生狍子是国家保护动物,杀了就是犯法,之后又说他们五个就啃牛肉干就着矿泉水过夜。

        我其实很想说,既然杀狍子犯法,那她刚才那一闷棍子似乎也触动法律底线了。

        不过这些城里人个个都是怪胎,我也懒得理会他们,他们有东西吃,我早上进山的时候可是两手空空,无奈之下,只能自顾自地走到一边,看看运气好能不能再遇见野兔子什么的。

        “呀,有兔子!”

        在性感女人发出声音的瞬间,我骤然转身,迅速从箭羊皮袋里抽出一支箭矢,上弦、拉弓!

        “嗖!”

        我射出的箭矢迅速穿破空气,射中了一只敲好路过的肥硕野兔子。

        和这些城里人不一样,我的箭矢是用白桦自制的,用刀削尖箭尖,再把箭身打磨光滑就行了,至于箭羽一般拔的都是鸡毛或者鸭毛。

        提着野兔子的耳朵,我自顾自地走到小溪边,开始清理。

        在我清理野兔子的时候,他们也在小溪边的一块平坦的空地上扎营。

        性感女人和姓程的女人闲着没事干,一个蹲着,一个站着,直直地看着我。

        和平时一样,我先是挖了一个土坑,然后剖开野兔子的肚子,将它的内脏和看下来的头颅都丢进土坑里,再用土严严实实地盖上去。

        处理完,我又对着它拜了拜,这才转身清洗兔子。

        姓程的女人看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开口问我:“哎,你…;…;为什么要这么处理兔子和头颅和内脏?森林里生存讲究的不是弱肉强食么?”

        我没有看姓程的女人,而是用开始扒兔子皮。一边拔那血淋淋的玩意儿,一边告诉她们这是规矩。

        万物皆有灵性,它们在上一个轮回,也许是个人,甚至有可能是认识的人。我们猎杀它们,为的是生存,正如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但是,如果在山里宰杀,就必须要将不要的内脏和头颅埋在地下,好让它们早一点遁入轮回,不再受苦。

        听我扯到灵异的东西,姓程的女人说了四个字,封建迷信。

        我耸耸肩,懒得跟她再解释。

        当我生起篝火,并将兔子架在木架上之后,很快几个人都被扑鼻的肉香味吸引了过来。

        待兔子熟了,我给他们分了肉,吃得差不多就自顾自地爬到树杆上。篝火前,这五人有说有笑,姓程的女人话虽然不多,但气氛还算融洽。

        他们正聊在兴头上,忽然五个人齐齐停了下来,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第四道山梁方向。

        篝火的火光只能照亮一定的范围,火光范围之外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夜里起了风,虽然不强,但仍旧带着一丝呜咽,听上去就好似有人在呼唤着什么。

        “哎,华哲,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华哲就是两个背登山包的男人之一,他和性感女人坐在一起,两人看上去像是情侣,但似乎彼此之间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华哲点点头,看向眼镜帅哥,后者点点头:“好像是一个女人在求救,你们仔细听。”

        声音就包裹在夜风里,由远至近。

        这时候不仅他们,就连我也听到了。

        这个声音我之前和四叔在第四道山梁里就听过,当时四叔死活不让我出去,我问他为什么,他没有细说,只是告诉我,晚上在山里无论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能离开火光。

        当时我就问四叔,是不是山里的鬼,而四叔则告诉我,山里没有鬼,但有很多比鬼更可怕的东西。

        三个男人很自然站了起来,特别是眼镜帅哥,白天他并没有在姓程女人的面前展现出自己雄伟的英姿,他现在就像是一头发情的公野猪,急于在配偶面前表现出自己的雄性魅力。

        他说自己听到一个女人的呼救,另外两人也点点头,性感女人说自己也听到了,唯独姓程的女人抬头看向我。

        我没有下树,而是告诫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火光的范围。

        他们毕竟都是外来人,而且从来没有在深山里过夜的经验,因此在听到我的话之后,纷纷作出了不同的反应,其中那华哲走到树下,抬头问我那是什么声音。

        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出来,只是重复之前那句话,四叔的话肯定没错,毕竟在村子里,但凡只要有人喊四叔帮忙,他从来没有推辞过。

        见我也不清楚,眼镜帅哥不由冷冷一哼:“胆小鬼,好歹你也是一个猎人。万一真的是有人遇险了呢,你难道就这样见死不救?”

        这人发情的迹象越发明显,我懒得跟他计较。

        见我不吭声,眼镜帅哥就像斗胜的公鸡,高昂着头,对着身边两个男同伴说:“走,咱们顺着声音去看看。”

        那两人对视一眼,虽然也是有些犹豫,但他们也不想在美女面前掉面儿,硬着头皮跟上了眼镜帅哥。

        三人离开了约莫五六分钟,那求救的声音仍在继续,性感女人站在姓程女人身边,缩着身体。

        姓程女人一直看着三人离开的方向,而这时候,那呼救的声音却越来越近,不多时,前面黑暗里就蹿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她不听地呼救,但就是不进入篝火照亮的范围。

        性感女人要上前,却被姓程的女人死死拽住,而这时候我也从树枝上跳了下来,拧着眉头看着她。

        这个女人的衣着倒像是我们这一带的,只是她面生得很,我开口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有黑瞎子在追她。

        一个女人,黑夜在深山里,被黑瞎子追,这么拙劣的借口也真亏她想得出来。

        姓程的女人很精明,她定定地看着对方,让她进来,并且说有我们在,黑瞎子不敢过来。

        但奇怪的是,她就是不进来,而且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发现她的脸色十分苍白,就连嘴唇也是白色的。

        她在外面叫唤了片刻,忽然发出尖锐的笑声:“你们很聪明嘛,竟然不上当,不过那三个傻子可就不同咯,他们现在肯定已经被吃了呢。”

        被吃?被什么东西吃?

        她在说话的时候,我已经从背上取下猎弓,搭箭上弦。

        正当这时候,前面暗处快来急促的脚步声,与此同时,三个男人同时大呼:“快跑,快跑!”

        在听到三个男人声音的同时,姓程的女人急忙转身冲进帐篷,而性感女人则是傻傻地站在原地,这时候三个男人也进入火光,而在他身后骇然出现了一头体型硕大的老虎!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2802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