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养狐为祸 > 第14章 山涧、棺材、干尸、二踢脚

威尼斯网上平台

        我看了一眼麻三,四叔不说我都忘记了,麻三、我、还有冯二水,我们都是初中同学。

        其实麻三的家庭条件在清水村还算不错,他爹娘一直在外面务工,虽然不是每年都回来,但至少麻三衣食无忧。

        只是他和冯二水一样,也是上课睡觉,下课撒尿的懒货,让他读书跟杀了他差不多。

        初中毕业之后,麻三就跟着他爹去大城市闯荡了三年,之后带着一个外地的媳妇回老家生娃,也就安定了下来。我和他同年,而现在他家二娃都能打酱油了。

        麻三嘴里叼着烟,咧着满嘴的黄牙:“虽然是同学,可是读书的时候,夏雨跟我们那可是两个天地,他是高材生,在老师眼里,他可比自家娃娃都亲哩,含在嘴里都怕化咯。”

        “滚犊子!”

        我踏脚朝着麻三踹去,这货自小就属猴子的,一溜烟就上了树,并跳到了旁边的山坎上。

        麻三刚落地,他像是看到了什么,眯着眼睛仔细地盯着前方。

        “麻三,你在看什么?”四叔朝着他走去。

        “叔,我视力不太好,你看看那东西像不像棺材?”

        正如麻三所说,前方山涧的角落里的确藏着一口棺材。

        这个山涧是今天夏天山洪爆发的时候被洪水冲刷出来的,山涧的顶头就是一个被冲垮的山坡,哪里岩石裸露,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洞。

        平时这里不会有水,只有在下雨的时候会有小股水流,这两天晚上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些小雨,因此我们下到山涧里的时候,脚下的溪水刚好够到脚踝处。

        棺材的位置恰好就在一个凹陷的拐角里,而且四周植被茂密,如果不是麻三站的位置比较高,平时还真发现不了。

        我们慢慢接近的时候,麻三的脚忽然停了下来,他胆子向来不怎么大,看他的脸就知道是心里犯怵。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怕啥啊,不就是一口棺材么,又不是没有见过。”

        麻三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两口之后,吐着烟雾说:“平时人家里的棺材当然没什么好怕的,可这口棺材外面都有明显的腐烂,你们看它左边还缺了一角,没准把鱼虾都毒死的毒水就是从棺材里漏出来的。”

        我向来胆子就大,当即跟着四叔走上前。

        棺材的顶盖有着明显被撬开的痕迹,不过仍旧虚掩着。

        四叔和我合力将棺材盖翻开,发现里头则是躺着一具全身裹着碎烂麻布的尸体。

        冯二水胆子也只比麻三大那么一丁点,他跟着过来往里头只瞅了一眼,之后就捂着嘴巴躲到一边。

        我看向四叔,这玩意儿四叔比我懂得多。

        “叔,这东西就是那些盗墓里提到的粽子?”

        四叔没好气地说:“什么粽子不粽子的,那都是作者胡编乱造的,这东西就是一具干尸,只是我们不是专业人士,不清楚它的年龄而已。”

        “这口棺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问。

        四叔静静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将目光锁定不远处山涧凹陷处的一个山洞说:“从痕迹上看,棺材应该是从山洞里冲刷出来的。”

        说着,四叔搬来一块石头,把自己垫高,俯身检查这具干尸。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干尸已经被水泡涨,但是尸体表面却诡异地没有腐烂。

        我给四叔递了一根树枝,他用树枝挑起尸体唯一裸露在外的左手。

        “叔,发现啥了?”

        冯二水站在远处问。w.ius.co

        四叔将干尸的左手放下,拧着眉头说:“这具干尸的左手上应该有两枚戒指,从痕迹上看,应该有人来过,并且将戒指偷走了。”

        麻三和冯二水对视一眼,脸上均是诧异之色,冯二水惊呼:“这人也忒缺德了吧,连死人的东西都偷。”

        而麻三则是摸着下巴,想是在思考。

        四叔见了,开口问他:“麻三,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麻三一边点头,一边说:“我记得前段时间李发波跟我吹过牛,说他捡了两个宝贝,肯定能卖好些钱。当时我还问他是什么宝贝,他就晃了一下手,中指上的确戴着一个戒指,是白色玉的材质,那东西看上去就跟地摊货一样,当时还被我们嘲笑了一阵。”

        四叔忙问他是什么时候的事,麻三想了想,说是一个多月前。

        之后四叔又问我们李发波死的时候,手指上有没有戴着戒子,我只能摇头,因为当时真没仔细看。

        麻三也跟我一样,毕竟李发波的死状实在太惨了,任谁在那个时候都不会去注意他的手。

        冯二水则出乎意料地说没有,我们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二姨和李发波是亲戚,在清理他尸体、换寿衣的时候,手脚都是她清理的,她只是麻三的手指有些扭曲,特别是中指关节的地方,还被磨破了皮。

        听到这里,我忽然开口问麻三:“麻三,你那天晚上不是说看到一个人影带着李发波进山么,会不会是那个人影干的?”

        他点点头,说可能性很大。待四叔问起,麻三把那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都说了出来。而且,麻三他们是第一个发现李发波尸体的,根据麻三所说,发现李发波尸体的地方就是山涧的下坡处。

        四叔听完就沉着脸,没有说话。

        半晌,四叔看了我们三人一眼,表情显得十分严肃:“这件事你们先憋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能再说了。”

        见我们点头,他又把话题转移开,毕竟眼下我们寻找的是毒水的来源,这才是关系到两个村子的大事。

        四叔检查过后,暂时抛开棺材里流出毒液的因素,毕竟这具干尸只是看起来比较恶心而已,他似乎并没有毒。

        “叔,我们要不要进山洞里看看?”

        师父交给我的第一个入门任务就是调查李发波的死因,而李发波的死似乎又跟这个山洞,看着那幽深的山洞,我本能地觉得李发波的死可能跟山洞有关。

        带着我们站在山洞前,四叔并没有贸然进入,他显得有些犹豫。

        “叔,咋了?”

        我开口询问,在我的印象里,似乎从未见过四叔这么踌躇过。但凡只要是他认定要做的事,从来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四叔没有说话,就定定地站在山洞口,半晌,他转头让我和麻三搬石头、堆泥沙,先把山洞里流出来的小股水流围起来。

        同时,他又让冯二水回家取一些鲜活的小鱼来,说是要检测一下这山洞里流出来的水是否有毒。

        的确,山涧里流出来的水大部分都是从山洞里出来的,而且这里的小股水流最终汇入清水溪,而眼下我们也都认为毒水的来源很有可能是这个山洞。

        我们四人当中,冯二水对这件事极其上心,毕竟这关系到他今后的生计。

        而我和麻三则动作熟练地开始筑堤。

        但凡在山村里出生的娃子都干过在山沟里筑堤坝的游戏,我们一般都会选择水流比较小,两边地势比较高的小溪,然后找一个相对平坦、而且宽大一点的地方,我们称之为“葫芦口”。

        先用大的石头把葫芦口的下端赌注,然后就地从溪水你把泥沙掏起来,混着旁边岸上的树枝,把石头的缝隙塞满,这样一来,很快整个葫芦口就会涨满水。

        虽然葫芦口里偶尔会出现小鱼小虾什么的,但我们的兴趣所在根本不是这些,而是一个个从岸边跳进水里,一边追逐、一边玩耍。我想,冯二水的溪水养殖场估计就是从这里获得了灵感,这个游戏山娃子们基本都玩过,唯一将它付诸实践的只有冯二水,当从这一点来说,我们都比不上他。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这书读得那么高,成绩好又什么用呢?

        这就等于用篮子去装水,有篮子用哦?

        冯二水提着一个水桶上来的时候,我和麻三已经把小土堤筑好了,里面的水也漫了三分之二左右。

        冯二水先是小心谨慎地往里头放了两条小鱼,麻三见了,直接就笑他胆子和他胯下的鸟一样小,结果这冯二水不禁刺激,把水桶里的鱼都倒了进去。

        这里面鱼的大小不已,其中还有两条比较大的,都已经能进市场卖了。

        很快,我们就发现最先放进去的小鱼翻了肚皮,然后是稍大一点的鱼,最后那两条大鱼也死了。

        看到这里,四叔松了一口气:“看来,问题的根源就在这里。”

        我看向四叔:“叔,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他定定地看着我,沉声说:“夏雨,你在做事的时候一定要记住,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我们需要一个团队,而且在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给留条后路。眼下,我们已经第三道山梁,这个地方就是遇见黑瞎子都不稀奇,所以我们不能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贸然进去。”

        说着,四处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塑料袋,并且里面拿出了一个二踢脚。

        他将二踢脚点燃并窜到空中爆炸之后,约莫十来分钟,有两队人迅速赶来。

  (http://www.clubplum.com/html/45/45987/12802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lubplum.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